当前位置 :
疯狗
更新时间:2022-08-09 10:24:56

疯狗法则的执行规则,以咬制咬,目的就是乱咬制人,最后自己也被咬死。这儿就有这样的一个例子。原本是一个共有的县办集体企业。由于市场体制,划帐给了康老板,变为一个股东制私企。说起来康老板可是经营管理上的奇葩,不换思想,就换人的理念,一度将这样一个地处偏僻的小企,变得生龙活虎起来。在一人独大的前提下,恰逢其时,市场好转,大赚了一把,这样坐定了家族式管理方法,其理念是一贯到底。慢慢地做老实事的人,说老实话的人,越来越靠边站;说假话的人,逢人拍马的人越来越紧围在其身边,特别是他手底下的中层领导可是已学得出神入话,猫精,猴精的似家人。文德不长,粗言秽语渐盛,工作中都是脱口便出。

疯狗

这两年市场低迷,现在有拨云见日之势了,是该大赚的时候,可产量就是上不来。康老板依次拨通各生产车间主任的电话,询问:

“咋回事,产量这个低?”

“没事,我这好着呢?康总!”

“哪为何产量上不来?”康总追问。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这里,来多少,我们完成多少。请康总放心!”各主任都有一致回答。

康总冷嗤一声:“产量拿不出来,处罚你们三千。服吧?”

“服!”电话那头主任们都点头哈腰地回答。

康老板不干心,顺藤摸瓜地追查下去,其结果是成品的推给烘焙的,烘焙的说给热工,热工的推给半成品,半成品推给原料,原料的说供应,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各人都像没事人似的。

康老板似疯狗一样火吼了一日,还是找不准对象,便按自己的处理方式,各打五十大板,各部门都罚款三千。各部门掌门人都是晗笑默许。康老板还是气不过,并让亲信二把手,也叫二把刀的胡非继续调查。他可是一个有名的疯狗样的人。按老板指示,一定要抓出败类,让他走人。

胡非可是康老板的哥们加助手,利润最大化的传播者和执行者,完全的理念都是为老板着想,完全是按最低的资源获取最大收获进行运作,人人对他是畏而远之。他的权力可是一人之下,数百人之上,只要一不顺眼,不是罚款,就是让人。他确实展现出了私企的独特魄力。

第二天一早,胡非便身着崭新的皮茄克进了车间。

刚一踏进成品车间大门,主任苗三便赶紧跟过来。看着运送带上,三三两两的成品稀疏可见,包装工人封口,称重,装箱的重复动作。便贴近身前,问:“现在运行正常吗?”

“正常。”白褂工人回答。

“现在产量高吗?”

“不高。比起原来低多了。”

“为什么?”

“不知道。”工人头也不回的应答。

“罚你五十元。”

白褂工人气呼呼地说:

“凭什么?这管我求事。”

这时,苗主任向白褂工人使一眼色,忙圆场:

“胡总,罚的是。接受,接受!”

胡非转过来问苗主任。

“你知道吗?”

“知道。”

“你罚五百吧?”

“接受,接受。”苗三点头哈腰地送走了这尊瘟神。

随后,来到烘焙车间,由于时常登录,有不少人认识。也罚了不少钱。一进门倒碰了个不理不采。

看着烘焙轮条慢慢地移动着,走近一位叫老黑的烘焙工,问:

“现在烘烤运行怎么样?”

没声回答。又走近另一位工人旁,又问:

“现在烘烤效果怎么样?”

还是无声应答。人家也是不理不采,怒从心生,便大声道:

“你们告诉李滑头,去办公室交500块,否则回家抱孩子去。”说完气冲冲地走了。

转眼间,来到热工车间,进门看见操作工们坐在操作室休息,便冲热源供应工嚷道:

“你们勤快点,别坐着了,将热源供大点的,巡查去。公司产量上不去,就是像你们这般懒虫造成的。”

“没有,胡总,我们刚进来。您看!都还流着汗呢?”一人分辩。“你别跟我叫!喊你们主任交钱去。这时谁人也不说话了。”

转身又进了原料车间,一进门,便骂道:

“他妈的,你们吃球了,和面的速度来快点呀!半成品做快点儿呀!产量这个低,告诉王主任速度快起来,否则交罚款去。”

没有一人睬他,尿他。这时王主任刚巧进门撞个正着。刚在门外听到胡狗的声音,不好直顶,便边走边说:

“没问题,他妈的调进快速档!撑死狗娘养的。”

望都未望胡非,便下了命令。原来他也是刚从康总办公室出来,被骂的狗血淋头。所以心里已有火,再加这一激。他也像疯狗一样乱吠起来,见人便骂,看谁都不顺眼。

胡非看这战势。难讨便宜,撤了。之后,干脆呆在烘焙车间吧!这主任还能听点儿。

这时,烘焙房开始忙碌起来。由于量大,烤不熟,烘焙主任李旺一面在引导烘焙,一面看着扎堆的半成品发愁。心里早在旁算,康总正在气头上,昨天才许下的诺言,如果今天搞杂了,官难保呀!这时看见胡总来了,救星来了,灵机一动,有了。便转身向胡非招手相迎。

胡非刚一站定,便听到李旺寒喧道:

“胡总,您来了!我们这新买的调速电机什么时候来?现在的电机坏了,调不起档来,您是不是给问一下?还有,您看现在热源温度不够,给您帮着问一下,这些杂种在制拌呢?像这样要影响产量的。”

胡非听后,看了一忙碌的工人和扎堆的半成品,思索起来。前一问题扯到供应部,那是老板他小舅子。了解过,一来惹不起。二则早听他小舅子所说,由于老板处处欠债,耍空手道,名声不好。现在买东西已很难啦!知道的都不卖给我们。就是现金兑现,人家都不卖。不直对我们公司,得通过代理商。不知道的,一次以后,人家也是不与我们合作。现在这圈已越来越小,一下便传遍了。所以现在难买呀!我也没辙。至于第二个问题,还可督促一下。胡非静思了一会,便拨通了热工主任的电话。

“嗯,金主任吗?烘焙这点温度不够?你去看下咋回事。”

“我不在车间,我已命令他们烧满负荷了。”

“哪咋个温度还低呢?”

“不知道。”说着金主任挂了电话。

接着,胡非又拨通了热工操作室电话。

“你们热源烧到几度?”

“260度。”

“加到300度呀?”

“已经加满进煤量了,温度就是升不上。”

“那为什么?”

“不知道”

“罚你50元?”

“凭什么?”

“凭你不称职,做为热源工,一样也不知道。”

“哪行!您称职,就将拖我们3月的工资发来,我愿交。”

“你将电话拿给其他人。”胡总不耐烦地说。

“喂!”

“喂!我是!您还有啥事?”另一热源工接过话筒应答。

“现在的煤烧不起温度吗?”

“嗯!”

“告诉我实话,现在烧的煤丑么?”

“确实。”说着,将话筒递给了一位刚进不久的新工人。

“哪现在烧着哪儿拉来的煤?”

“开元的。”

“分析不是优质煤吗?”

“假的,分析数据是造的,全是劣质煤。”顿了一会,新工人又接口小声道:

“还听说这是胡总前两天抢着拉进的高价煤,不知吃多少回扣呢?”这新工人可是一大胆的主。

“放屁!你下岗了。”胡非激怒地大吆。

新工人紧接着又问:“您是哪位?”

这时,胡非的小八撇胡子,气得差点翻了个。"啪!”将电话摔在地上,气冲冲地走出门去。此时,胡非才知道被老板算计了。好处老板收了,恶名丢给自己。这煤实际是老板自己进的,自己只是挂了个名。自己真疯了。

第三天,胡非没有来上班。一星期后,胡非也没来上班。听说公司给其戴上一顶疯狗的帽子,将其辞退了。在职人员,人人都向公司交了10~300元不等的罚款。疯狗事件过了,事情平息了。

一个月后,另一波狂犬风暴又来临了。

云好查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朋友三六九
下一篇 : 灵丹妙药
云好查(yunhaocha.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云好查 yunhaocha.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2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