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我和我的顶头上司
更新时间:2024-02-22 02:02:59

“雪儿,快点!不然迟到了。”小梅焦急的喊着。

我和我的顶头上司

“知道了,我马上。”我边回应着小梅边看了看时间,哇塞,这下子完蛋了。学校规定星期天下午五点必须着正装去操场集合。而现在怎么办,都四点五十了,我和小梅还没打到车,怎么办,怎么办?

正当我的眼神在来往的车辆间游离,思想在宇宙中漫游时,小梅狠狠地用胳膊4肘拧了一下我。“喂,大小姐,你还在想什么呢,还不赶紧给老师打电话。真佩服你,这种时候还有时间发呆!”是哦,给老师打电话是当务之急。“陈导,我是XX班的李雪儿,我旁边是XX班的张小梅,然后那个我们今天下午因堵车所以晚到学校,希望老师能够批准,我们一定以最快速度赶到学校。”我一口气说完了所有的话,感觉突然间轻松了好多,本想着老师能够很爽快的答应。没想到电话那边传来了震撼人心的声音“哦。你就是那个XX班的李雪儿……现在都几点了,你才给我打电话……限你们二十分钟赶到学校。”

嗡嗡嗡嗡嗡,电话挂了,我李雪儿也快要挂了,二十分钟,老天,你睁睁眼吧!车站到学校最少打车都得四十分钟,而现在,现在,再看看站在一旁的小梅,她正焦急的等待着我的好消息。我没顾那么多,急忙拉着她向另一个站牌驶进。“二十分钟这个时间观念一直在我的脑子里盘旋盘旋,我不顾自己的淑女形象,抄路拦截的车,让的车师傅们胆战心惊,只好停下车来让我们上车。“师傅,我们去XXXX学院,麻烦你开快一点,我们赶时间。”的车师傅听了,只好无奈的点点头。整个过程,小梅像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我想她应该什么都懂,只是暂时保持沉默而已。

车停下来了,我付了钱,赶紧拉着小梅向学校的大门冲去。然后急急忙忙的上了宿舍楼换了衣服,似火箭发射般奔到了操场。

“天啊!眼前的一切,我想我永世都难以忘怀,我想小梅也是。”―――全系的老师和同学都站在操场上等待着我们的归来。同学们个个“雄姿待发”老师们个个“横眉以对”而陈导则更是有吞了我们的冲动。这个学校,以往是最痛恨大型集合迟到的,而我们今天碰到钉子口上了-无力回天了。

“还不赶快过来集合,傻在哪儿干嘛?”正当我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慑住时,这个声音惊醒了我。我准备拉着小梅快步跑过去的时候,我才猛然间发现,小梅早已逃之夭夭。“小梅这个叛徒,关键时刻竟然扔下我自己逃脱,真不够朋友,看我下来怎么收拾你。”正想着,已经来到了大队伍当中。各班汇报了一下人数,全部到齐。其它班陆续带出了操场,只剩下我们XX班和XX班。接下来等待我们的是残酷的训练,我懂,我非常的懂,但是这场残酷的训练如果连累到别人,着我就相当不懂了。也许是“本是同根生”的缘故吧,我只能这样的慰藉自己。

“李雪儿,你过来”突然听见有人叫我,于是我忙向声源地跑去。叫我的本是别人,正是陈导。“今天怎么迟到了?”“堵车”“别人也堵车了,都来了。什么原因?”“真的堵车,我没骗你。”-“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说话间,不知道什么时候脚里面跑出来一只小虫子,不停的啃我的鞋,然后又慢慢的爬入我的脚内,啃我的脚趾头,让我奇痒难耐。啊哈哈……啊哈哈……随着这只虫子不经意间的攻入,我失声笑了出来。全场的人被我的笑声给震惊了,向我这边投来了惊讶的目光,随之传来了阵阵的议论声。陈导也被惊着了,但他又很快恢复了平静的神态。“犯了错,还笑得这么开心,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去,操场十圈。”可能是太气愤的原因吧,他让我们班所有的同学陪着我跑了五圈。

五圈结束了,同学们带队走了,操场上只剩下了四个人,陈导、我、张小梅、班长。“还有剩下的五圈,继续跑,跑完为止。”我们俩接到了命令,气喘吁吁的向第六圈进军。第六圈坚持下来了,第七圈也坚持下来了,第八圈我没有一点力气了……我倒下了,顿时感觉天昏地暗,哇塞,今晚的星星好多呀!当我醒来时,已经到了宿舍。宿舍空无一人,舍友们都去上自习了。

带食物进教室

“起床了,起床了……”随着舍友的叫喊声,我慢慢的从被窝里爬了出来。伸了伸懒腰,看了看时间,已经七点多了。哎呀,赶不上吃早饭了,于是赶忙给死党小梅打电话带饭。

不知道陈导会不会来教室,他一向是不让同学们带饭进教室的。老天爷,希望你发发慈悲,别让他来教室。我边啃着手中的包子,边祈求着各路神仙来帮忙。要知道如果被他发现我在教室吃饭,那我真的是死定了。

他的到来,让我平静的心再次不平静;他的到来,让班上的同学为之疯狂:他的到来,注定了一场暴风雨的来到。“周末大家玩得开心吗?”“开心。”大家一跃而同的回答。只有我一个人在那构思我的完美计划。神知道,我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李雪儿,谈一下你周末都干嘛了,为什么会迟到?”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明知道我周末大集合迟到,还这么问我,你存的什么心啊?“李雪儿,你在想什么呢?有没有在听我讲话?”说话间,他已经走下了讲桌,来到了我的桌旁。“你在想什么呢?”他又重复道。“我……我没什么呀!”“等一下,什么味道?”他突然把注意力转到了我的课桌旁。“你带饭进教室了?我说的什么?你给我重复一遍?”“我,我……”“你,你什么?”他嘴角边刚开始的弧度转瞬间又变成了另一种下弧度。我害怕了,他会不会打我。听同学说他以前练过跆拳道,怎么办,谁来救救我?呜呜呜呜……现在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也不灵呀!“你是不是把我讲的话当耳旁风了?是不是?”他的咄咄逼人让我真的不得不钦佩!我没有说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出去,去外面站半个小时!”他的话让同学们惊呆了,但是我认为更多的惊讶应该来源于我。因为我才是最终受害者。

我很听话的出去罚站了,尽管外面的天气很冷。我想起了我的中学时代,因为我忘记做一道题,而被老师罚站,当时我哭了,哭的很伤心。可能是现在长大的缘故吧,我眼中没有一丝泪痕。小时候的罚站让我学会了做作业的重要性。而现在的我不得不说让我明白了铭记。也许是他良心发现,我只在门外徘徊了一分钟,他就把我叫了进来。我没有屈服,站够了十分钟,才进了教室。他看了看我,又望了望同学们,没说什么,就走了。

沉默有时候也是对某件事情的默许或肯定,我时常这样慰藉自己。

云好查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普加乔夫起义
下一篇 : 断臂之仇
云好查(yunhaocha.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云好查 yunhaocha.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2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