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心驰神往
更新时间:2022-08-09 09:45:54

只是感觉略有些疲倦,午后的阳光不温不火地打在脸上,我仰面看着湛蓝的天空,眼前的光晕越来越小,逐渐变得模糊。春风拂面,只听得到流水的伴奏和鸟儿的鸣唱,一切都正好。

心驰神往

然而不一会儿,当我还沉浸在这份美好的惬意中时,我被横天飞来的木棍所击中。“哎呦!”我被这突然的变故从睡梦中惊醒了,顿生愤怒,纵身而起,大声喊了句:“谁啊?”

“还能有谁?你爷爷我!你说你,每天不好好修炼,就知道在凡间乱跑,大战在即,仍不知上进,我该拿你如何是好啊?”说话间,眼前的一片大海之上,缓缓地走来一位胡子花白的老者,长长的胡子垂下来直到腹部,有趣的是,这像银白色瀑布的胡子并不是散乱得飘在胸前,而是在胡子的尾端,系有一根红色的细绳,很是滑稽。老者的额头微凸,使得一对深陷的眼睛更加令人不可琢磨。虽说老者的脸上已是沟壑纵横,可银色的头发,高高的束在头顶,却略显出了几分年轻的活力。

当我仍在不明所以地确定着眼前这位相貌奇特的老者的身份时,他已走到了我面前,目光停留在地上那根击中我的木棍上,瞬间,木棍像有什么人在无形中托举着,轻轻松松从地上浮起,落在了老者的手里。我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下巴似乎都快掉在了地上。

几秒钟后,我的目光与老者相遇,我才中痴呆中苏醒过来,很惊奇地问他:“你是谁啊?”

只见他又拿起了木棍,朝我的头上狠狠敲了两下,说道:“丫头,你睡傻了吧?我是谁你都不知道,连最疼你的爷爷你都不认识了。”

“爷爷?”我更好奇地问:“你是我爷爷?”

这个自称是我爷爷的人又说:“丫头,难道在你昏睡间,被魔界的人施了法,丧失了记忆?大事不好啊,我看看,他们没有伤害你吧?”他说着,抓着我的肩膀,把我左三圈,右三圈的转着,目光焦急而关切,就怕我有一点儿闪失。

那一刻,我知道,从这个老者口中,我已经没有办法知道更多了。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环境,背面是一座小沙堆,想必我刚才就是躺在这里睡着的。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海水温柔地拍打着岸边的沙子,夕阳在海平面半遮半掩,将远处的海水染成通透的红色,看着岸边的海水一次次上翻在岸,听着它在岸边弹奏的美妙音符,我像是要醉了一样,四肢一软,摊到在地。目光游离前,老者不安地晃动着我的身体,看样子在大声喊着什么,可我却一句也听不见了。

之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当我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一个模糊的身影在我躺着的不远处,来回踱步,我的意识逐渐恢复,眼前的这个人也愈渐清晰。她身着一袭白色长裙,乌黑亮丽的头发长长地垂到腰际,额前稀疏的头发左右两边自然分开。虽然她在屋子里不安的来回踱步,却仍不失一种稳重和贤淑的女性魅力。

我下意识地,用嘶哑的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着:“水,水,水……”

眼前的白衣女子听到我的呼唤立即到了一杯水,放在我的面前。小心而缓慢地将我从床上微微抬起,搂入怀中,我清晰地闻到她身上散发的淡淡的茉莉花香,就像第一眼清楚地看到她的容貌一样,整个病态的身体和精神立刻有了明显的舒缓,令我心旷神怡。

她腾出一只手,端起身边的茶杯递到我的嘴边。我呡了几口水以后,像一枯萎的花朵,亟待露水的滋润,开始大口喝起来。一边喝一边看着眼前这个端正而美丽的女人,明亮的眼睛里闪烁着母亲的慈祥,柳叶般的眉间透漏着焦虑和深深的关切,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粉红的嘴唇微合着,晶莹剔透。这样的一个女人,倾国倾城,却有着一份与世无争的宁静。

我这样想着,一个不留神儿被水呛到,女人立刻拍着我的背,急切地询问:“慢点儿喝,慢点儿喝,不着急,还有。”

我咳了几声,缓了缓,正准备问我身处什么地方时,房间的门开了,一个胡子花白的老者走了进来,正是那位自称是我爷爷的人。他恭恭敬敬地走到我面前,哦不,确切地说是,恭恭敬敬地走到我身边的女人面前,微微行礼,说:“艾琳娜女神,这里就由我来照看吧,就不劳烦您了。神医刚才也说了,小女只是有些身心疲惫,所以才会一时间不明所以,没了记忆,想必现在也正在慢慢恢复,并不是被恶魔势力所束。让您多虑了!”

“不,这并不是多虑,如今黑暗势力愈发猖獗,在凡间作孽,罪恶重重。逼近神界,向我神界发出战帖,我们不能不时刻提防啊!”艾琳娜女神说。

“女神说的是,这里就交给我吧,您去休息吧!”老者说。

“那好,一旦发现什么不好的端倪,立刻禀报!”女神说完,将我慢慢地放回床上,对我说:“孩子,好好休息吧!”我微微点点头,她也向我点点头,满意地离开了。望着她离开的背影,我竟有一丝不舍和感动,泪水湿润了眼眶,她的背景也越来越模糊,最终淡出了我的视线。转而出现的是爷爷愁苦的面容。

爷爷问我:“你好些了吗?”

“好些了。”

“那就好,孩子,闭上眼睛,好好休息吧。爷爷还有要事在身,一会儿就回来。”他温柔地抹掉我滑落地泪水,亲吻了我的额头,掖好了我的被子,转身离去。

被温情和感动充斥着大脑,我哭了好久,终于还是停止了,理性回归,我想着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真相最终水落石出。面对眼前这无法解释的一切,和未知的一切,我知道,我穿越了,穿越到了神仙的住所——天庭。

刚才那位艾琳娜女神想必是天庭的主宰者,从他们的话语中,似乎可以得知,魔界在凡间作恶多端,而善良的神界想要制止这一切,回归和平。因此两界针锋相对,神界和魔界将经历一场浩劫。

当我想清这一切时,忽然听到屋外传来巨大的“轰隆”声,屋子似乎也跟着颤动了一下,我立刻不安的从床上跳起来,可能是因为用力过猛,我的头又有些微弱的疼痛。“难道,神魔两界的战争已经打响?”我这样想着,一边想,一般透过窗户的缝隙向外看。

只见屋外早已是乌烟瘴气,黑色的浓雾包围着一个又一个天兵天将,他们死的死,伤的伤。正在担心害怕之际,我看到了远处拼死作战的爷爷,他也被黑暗所包围,黑色的浓雾化作一条黑色的绳索将爷爷紧紧地锁住,动弹不得。见此情景,我着急忙慌地冲到屋外,指着远处的那一团黑色大声喊到:“放到我爷爷!”

然而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我手指一出,竟延伸出一道长长的红光,击中了近处的一团黑色,一个被困于黑色之中的小将因此而获救。战争中,兵荒马乱,我那微弱的叫喊声根本无法在一片嘈杂中被分辨出,爷爷仍旧被困于绳索之中,痛苦地挣扎着。

我这才意识到,我也是神将的一份子,我也拥有法力,面对这一片厮杀和不断倒塌的宫殿,我知道,我该投入到战斗中去了。于是我也用尽各种办法,发掘了我的神力,解救了一个又一个小兵。

就在我积极地解救一个小兵时,我抬头看到了艾琳娜女神在与一大团黑色抗争的时候,她身后走来一个衣着黑色的高大男子,他手持一把黑色的尖刀,黑色的血液顺着尖刀一滴滴落下。他一定是魔界的掌管者,他想要背后袭击艾琳娜。仰视着这一切,可我却不知该怎么制止这一切。在他一步步逼近艾琳娜女神的身后时,我越发的慌张,我急切地冲过去,却发现我竟飞了起来,直逼那把滴着黑色血液的剑。

最终,我制止了他。那一刻,黑色的嗜血剑插向我的胸膛,浑身的血液开始流向那把黑色的剑。当艾琳娜女神发现我时,我的血液正在被那把剑抽离我的身体,见此情景,她趁机靠近了恶魔,一掌击向恶魔的心脏。艾琳娜一使劲,手掌向一把利剑插像恶魔的心脏。恶魔的脸色立刻失去了表情,他的眼角流出黑色的液体,嘴角也突出血色的血液,整个身体,渐渐地化作黑色的雾气在空中消失,他的身体在一点点缩小,像是一具迅速风干的尸体。最终,只见艾琳娜使出浑身的力气,将他黑色的心脏取出,用力捏碎,那一瞬间,他逐渐缩小的身体不再流逝,而是像被猛然间抽取了核心的沙粒,一下子烟消云散了,周围的黑色浓雾也渐渐散去。片刻,天庭中便不再有黑色,又是一片明亮,只是不少被摧毁的宫殿和死去的士兵为这一片明亮增加了几分悲凉。

艾琳娜女神抱着我,用手捂着我流血不止的胸膛,她说:“孩子,没事儿,有我在。”说着,她的眼角流出了两行清泪,而我却笑了。我知道我将要离开了,我能感受到身体中逐渐流走的血液,然而我却太不想离开。

突然,我的灵魂被抽离,心脏像是被一种莫名而强大的引力拉了一下,我瞬间被弹起。

原来是场梦,我惊恐地大口喘着气,还没等我回过神儿来,一个丫鬟靠近我的床边说:“公主,你可算醒了,你高烧不退,已经在床上昏睡3天了。让奴婢看看,你现在好些了没有?”说着,她的手伸向我的额头。

我突然对这种多此一举的关心感到很懊恼,我打开她的手,愤懑地说道:“我好了,别摸了!”

她见我不开心,立刻退身,怯怯地说:“公主,奴婢知错了。”

我很不屑地看了她一眼,挥挥手对她说:“你下去吧!”

“这……”她犹豫地回答我。

我立刻怒火冲天对她喊了起来:“没听到么你?我让你下去!”

她终于还是乖乖地退出了房间。我正欲下床活动活动筋骨,目光被桌子上一个精美的盒子所吸引,我快步来到桌前,打开盒子,眼前的东西让我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盒子里放着一对玉石做的海马,一龙一凤,晶莹剔透的玉石被雕刻得栩栩如生,一对海马驾着浪花,乘风而行。看到它们的那一霎,原本愤怒的心情平静了许多。

这时传来了两声叩门声,我合上盖子,说道:“进来。”是母后,她来看望我的病情,我告诉她我已经好多了,并问明了这一对玉雕海马的来源。

这一对玉雕海马是我的心上人赠与我的聘礼,我们身处异国,却彼此爱慕。这一天我终于等到了,收到这对海马,也就喻示我们将生生世世在一起,白头偕老。也预示着我们两国的友谊将一直绵延下去。母亲将这对海马拿起,郑重地交在我手上,她说:“孩子,让你身担重任,母亲很是愧疚。”

听母亲这么一说,原本还在一边傻乐的我也不禁严肃了起来。是啊,这一接受,我何止是托举着自己的幸福,更是托举着两个国家千千万万子民的幸福。我一边想着,一边颤颤巍巍地伸出双手,不安和犹豫占据着内心。突然间,还没容来我来得及反应,一对海马早已不知何时从我的手中脱落。那一刻,仿佛我的心也跟着它们坠落,压得我喘不过气。

“啪嚓”一声,我被惊醒,原来仍是一个梦。

揉揉惺忪的睡眼,看看周围,依旧是暖人的阳光,越发变蓝的天空,喷泉的水声,鸟儿的叫声,微风拂过,一切都正好。眼前的艾琳娜女神像似乎对我眨了眨眼,远处一个小孩儿正蹲在一堆破碎的玻璃渣面前不知所措。

我害怕这仍是一场梦,使劲捏了捏自己的大腿,疼痛告诉我,眼前的美好是真实的。我才放心地起身走向那个快要落泪的孩子……

云好查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下一篇 : 偷懒的思维
云好查(yunhaocha.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云好查 yunhaocha.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2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