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营长的故事
更新时间:2022-08-15 20:07:45

陈锋在一营当营长已经两年多时间了,如果干上一年再没有什么好的发展就准备转业回家。

营长的故事

他与团长虽然是同一个省的,而且都是当兵的,从副营长提拔到营长位置上,是团长直接帮的大忙。团长是一名中央首长带过来的,陈营长看的不是谁是多大干部,他最喜欢的实是求是干工作。想当初他在报考军校的预选中,军事科目特别强,领导看中了他确实是个人才,有意让他参加全军统一考试,幸运的是居然被录取了。

这不当副营长年限满了,团长看的他的带兵方法和脚踏实地的工作作风,让他继续在一营留任营长。陈锋非常感谢团长,这就证明他得到了团长的认可。他被提拔营长的时候,营底下就有个别干部和士兵议论,说是团长和他是同乡,是团长有意提拔了他,这正是陈营长自己反对的。他是一个不愿意吃闲饭的人,如果大家都说他这个营长是假的,他肯定就不会当。

陈锋当营长贵在一个“细”字,全营几百号兵员,他都清楚这些战士的名字。他拿着营里文书造的花名册,能一个一个的熟背下来的,每次全营集合轮到他点名,他总是会把已经点过名字的记下来,下次再点别的战士的名字。这样做到每一名战士,都尽量能够点到,防止出现在管理工作上的疏漏,部队就容易出现大的事故。在这一点陈营长做的很了不起,一般来讲,在连队里当干部能说出每一个战士的名字,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作为营里的首长做到熟记每一个战士的名字,还是有些难处的,这些在军营当过兵的人都会知道。营里教导员对他说:“陈营长,你的工作做得细,值得我们好好的学习!”营长很不满足的回答说:“这是新时期带兵应该要做到的。”

这就叫做工作上的绝招,就凭这一点陈营长就在全团出了名,知道陈营长能熟记每一个战士的名字,团里面的杨政委专门表扬了他,上级首长知道这件事情以后,还专程来一营检查工作,看这个营的基本情况,其实,就是冲着一营的陈营长来的。他自己清楚的记得,曾经有一位领导说过,要干好工作有如下几种表现:一是唯上,专门做讨好领导的工作;二是居中,也不巴好上级也不欺负下级;三是有些人就是愿意在基层脚踏实地干工作;这种人将来才是有出息的。陈营长属于第三种人,他有些害羞与领导见面,黄团长就是欣赏他这一点。其实,他是一个让领导机关放心的人,团里领导没有什么事情很少找他,他就能默默无闻的在基层干好工作。

他很有特长,战士天南海北的到军营来当兵,总会遇到很多的问题。有的时候讲话互相听不懂,就认为对方在说自己的坏话,就会产生一些矛盾,严重的之间动起手来打架。一般的连里的干部就能够解决了,象一些比较棘手的打架事情,各连汇报到陈营长那里,他就会很快的查出事情的根源,谁先动手的就会负有主要责任,就会得到严格认真的处理。俗话说的好:一个人搅不浑一池水。对不能正确的化解矛盾的另一些战士,陈营长一定要提出批评。对于营里挂了号的“刺头兵”,一是营连在管理上要有针对性的下功夫;二是让每个排班的战士心里清楚。平时,在干好工作的时候要注意他们的基本的思想状况,尽量不要惹出乱子来,如果营里出现在全团挂号的事情,陈营长就会在团里遭到批评,会影响营里各个方面的建设。

现在的士兵不象以前的士兵肯吃苦,个个会耍嘴皮子,而且都是独生子。第一年当兵军衔是列兵,就能拿一二百块钱,生活条件高了,大多数家庭比较富裕,不愁吃不愁穿,他们就在星期天找一起当兵的几个同学喝酒,闹着玩也很有意思。为了让他们掌握一流的军事技术,陈营长在全营军人大会上,反复讲了到部队就是要守卫好祖国,掌握过硬的作战本领。

这些新战士就认真听陈营长的讲话,觉得很是有道理。因为陈营长在营里威信高,大事小事他们喜欢陈营长。他有时候走到连队里了解情况,首先看连队的卫生区打扫的是否干净,如果没有达到统一的标准,就让值班人员喊来连队的干部对他们进行批评教育,让其重新打扫清理。陈营长常说:“一个单位环境卫生是个重要的事情,他可以看出这个单位的整体实力。”陈营长是看到营里那里存在问题就动手干的人,自己一生就是闲不住。战士的被子折的不整齐,这关系到营里内务卫生参加到团里的评比的大事,陈营长就让折叠得好的班排长,给刚来的新战士们做示范。陈营长对战士们说:“想当初自己在军校里,被子折折叠方方正正就象一个豆腐块,再用夹板压出棱子,很是美观大方,被子折叠得最好看好的学员在评比中得奖,中队领导就在被子上面放一个小红旗。”后来,陈营长说是下部队后,看到个别从部队提干的干部在折叠被子上水平很高,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难忘的记忆。陈营长风趣的对大家说:“在基层部队基层实实在在的干好工作,会更加锻炼人的意志及磨练人的品质。”一连新战士邓明说:“一定要按照陈营长的指示去做每一件事情,把折叠被子的事情提到最高的水平。”还没有到一个礼拜的时间,陈营长就来到连里检查工作,看到新战士邓明折叠的被子,陈营长当场夸讲新战士邓明的被子折叠的最好。

班里的东西放置一定要有顺序,不管是脸盆、牙刷、牙缸、洗脸毛巾;还是晒被子衣服放置鞋袜,整理报纸一定要一致;晚上团里的就寝号响过之后,晚上全营的战士必须统一就寝,不允许任何人大声喧哗,查铺的干部统一检查,如果发现有事情一定要及时处理。陈营长经常对战士们说:“正规统一的标准是世界各国军队现代化建设的需要;是当今每个革命军人必备的基本素质。”他要求大家一定要做好,不但在军营内很重要,即使将来回到地方非常会有益处。对于营里的厕所是陈营长多次作出指示,他甚至点名主要协助军事工作的副营长负责这项工作,要经常的不定时的做到认真检查,一旦发现不卫生事情立即处理。陈营长私下对三个连的连长说:“厕所每天要有专人打扫,各班排连要认真的进行检查,这一工作大家一定要轮流的去做。”一定要给全营干部战士最好的训练学习生活的环境,战士们要齐动手。这样,才能让团主管卫生的军务部门,对营里卫生有很好的评价,最能体现一个营的领导水平。营部和连里各班排特别是炊事班的窗户玻璃一定要认真的擦拭干净,让人看了要有极其舒服的感觉。在新战士没有事情的时候,一定要经常认真的维护。在刮风下雨飘雪恶劣的天气里要关好门和窗户,防止大风会撞坏玻璃。陈营长要求每一名战士,一定要搞好勤俭节约,这是我党我军几十年来的革命光荣的传统。战士们在饭堂就餐一定要准时,防止饭菜时间久凉了,大家吃了生病闹肚子,绝对不容许有随便浪费的现象。一次,新战士范虎把一个洁白圆圆的馒馒咬了一口就扔到垃圾桶里;另外,有一名战士开玩笑的对三连新战士范虎说:“你扔馒头的抛物线真好看啊~”,被陈营长发现后,他当即指示全营集合召开现场会,对新战士范虎进行了带有总结性批评教育。陈营长对战士们说:“现在社会发展了,人们的生活水平高了,爱护保护粮食的观念没有过时绝对不能够改变,谁要是浪费粮食就是一种犯罪的行为。”范虎在大家面前做了深刻的检讨,保证今后一定会做好,让陈营长和全营干部战士放心,只要自己在军营当兵一天,努力争取做一个节约粮食的好战士。炊事班的菜刀是陈营长心里面最大的疑惑,经常听到炊事班的菜刀容易出现伤人事故。甚至上级传达文件都会有这一方面得要求,他指示各个连队一定要有专人负责,对于菜刀一定要认真的管理好。陈营长要求各连战士有一条特别明确的规定,绝对不允许拿菜刀开玩笑,违反规定者一定要严肃处理。

炊事班的安全问题是陈营长抓的大事,在后勤管理上是重中之重。特别强调在粮食问题一定要认真做到双锁连管专人负责,对于临时来队家属按规定收取他们的伙食费;对于已经随军的干部军士长的家属一律停止供应。同时对炊事员的管理问题,外出的时候一定要请假;回到各个单位一定要销假。有的部队炊事员在附近的地方找对象的比较多,给军民关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炊事员在部队训练的时候一定要参加,到了的时间才能回到食堂里做饭,炊事人员不管连队上什么课每次都要补课,只要是在连队训练的科目一定要集体考试。

政治学习是件最大的事情,团里杨政委对这项工作抓得很紧。每月团里都下发计划,有的时候团里统一集中上课,有的时候营连自己搞教育,集中上课采取放电影看录像等多种方法,特别对时事的教育抓的比较紧。要求部队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每一个战士都有保卫祖国的信念,保卫人民的劳动成果,保卫社会主义建设。每个战士都要树立了革命得理想。本来这项工作由教导员主抓,但作为党委副书记的营长对政治学习,比任何人都重视,首先是自己想学好要学好带头学好,他常常跟战士讲:“政治工作是我军的生命线,思想政治学习是战士的生命。”陈营张经常教导战士们,要有在正确的思想指导下,做好革命工作的重要性。

他教育每一名战士,如果不去努力的干好工作是不行的。陈营长说:“一个人要在把自己工作做好的情况下,再去帮助别人。”如果自己的工作做得不好,就去帮助别人就是一句空话,又怎么能去帮助别人呢?他与战士打成一片,视战士就是自己的亲兄弟一般。战士们有事么困难帮助出点子想办法。一次,二连战士在靶场实弹射击当中,新战士李顺的枪栓一下子就卡住了。陈营长当战士的时候遇到过这个问题,他主动帮助排除了险情,最后这名战士在实弹射击中取得了优秀的成绩。事后陈营长把自己在当战士时遇到的那个粗暴的营长,讲给战士们听的时候,大家就非常感谢他,异口同声的说陈营长工作做的细致周到。从此,陈营长与新战士李顺的战士熟悉了,他在把工作做完后,总是喜爱到陈营长这里来玩。

李顺是河南人,部队里流传一句话,说是河南人喜欢吃面条。李顺的军事素质不是很好,陈营长就叫他一定要认真的锻炼,要在基层扎实的做好工作。让他能做到全面发展,将来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可以干好。陈营长讲话喜欢直来直去,很少绕弯子。他对李顺说:“象你这样的兵,将来能提干考军校是很难的。”言语之中对李顺不太满意,陈营长告诉李顺说:“如果能在连队当一名赫赫有名的班长就行了。”他看到有营长的做后台,加上自己的刻苦努力,他觉得当个班长是有希望的,象陈营长说的标准心里还没有底。他想起来了,从来部队当兵,爸爸关照他什么事情都不要愁,说是‘车到山前必有路’,就走一步算一步,反正今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一定要向陈营长请教。

自从李顺认识营长后,他的工作明显主动起来,二连从干部战士都能看到李顺的进步。李顺的班长高兴的快蹦起来了,他每天总是交给他许多的工作去做。本来并不让大家看得起眼的李顺,一下子战友们都爱亲近他。连里的战士们说:“李顺这回是真正的找到了自己,将来一定会有前途的。”因为李顺看起来文弱书生气,又是不爱说话,就是爱钻牛角尖小心眼,而且动手能力十分的差。陈营长对他是有深刻的印象的,现在李顺在闲暇的时间喜欢到营长办公室玩,主动向陈营长汇报工作,营长的内心里是非常高兴的,他的目的不是想让李顺给他买点东西,侵占战士们的利益。他想彻底改变一下李顺的平庸无能,做一名新时期合格的强兵,这对李顺今后会有很大的好处。

陈营长干事情可是有点子的人,李顺在他的提拨下改变了现状。连里干部都反应说是李顺换了一个人似的,二连连长总是在战士们面前夸讲李顺是好样的。在一次连里的政治理论考核中,李顺居然取得了第一名的成绩。连队马指导员在全连的军人大会上,点名表扬了李顺。他一下子在连队里出了名,战友们也都愿意跟他说话了。他不象从前那样小孩子气,在干工作中存在消极怠慢的行为。不只是做原来爱做的小事情,连里的大事情也能帮助大家一起出点子想办法,这才是陈营长最要看到的。李顺听到战友们在议论,说是陈营长带兵就象带自己的孩子一样。李顺就默默的记在心里面,一定要听陈营长的话,好好的把工作干好。

陈营长当初报考军校时,就是凭过硬的军事技术上级领导让他考的。要争取这个名额是非常不容易的,如果军事技能不行,或者是文化水平达不到,团里的领导是不会让他考的。他是做起事情有板有眼的人;逢事必有标准的人;喜欢与别人争高低的人;脑子里想干出名堂的人。由于他的文化知识并不是很好,但思想政治水平和军事素质很好,上级领到极力推荐了他,果然他不负众望考取了军校。当军校录取通知书发下来的时候,全连的战友们是兴高采烈的。大家猜测他将来一定是一名部队合格的干部,说是陈营长能带兵打仗,又会做战士的思想政治工作。他在军校是赫赫有名的好学员,许多科目总是在学员队前几名。军校领导曾几次让作留校准备,但他还是提出到基层部队去锻炼自己,说是忘不了那些朝夕相处的战友们。四年的军校的大学学习对他来讲并不是感到很紧张,因为他有很好军政基础。现在他仍然跟母校有联系,一时想多学些军事知识;二是在本专业上帮助母校从基层部队输送人才。他从小走过的地方自己从来没有忘记,说要是曾经帮助过他的人,日后总是要尽力的报答的,这就是给母校报恩。

陈营长对部队充满了无限的感情,他自己原来就是二连的战士。到部队的有一些兵龄长同志已经退伍还乡,留下的骨干和刚入伍的新战友。其实,那时他对部队的情况是知道的,他在军校经常给部队的领导写信,汇报自己的训练工作学习情况。在他还没有到部队的时候,团里领导就知道他要回来,早就给他留好了位置。自己的努力加上组织上的器重培养,是一块金子总是会闪光的。

他来到部队后,团里的同乡战友比较多。他是一个不寻私情的人,在他的心中原则之上高于一切。团里的风气不正,存在着很多的问题,他就走自己的路。他尊敬首长热爱战士,在当连长期间努力的抓好军事训练,多次在团里得到第一名,好几次得到了上级有关部门的通令嘉奖。在他自始自终是排头兵,俗话说:“群雁高飞头雁带。”他在很多事情上赢得了干部战士的口碑,大家都能佩服他的实干精神。他是一个以大局为重的人,在有些事情发生冲突和摩擦的时候,他都能够以大局为重。个人服从组织,有时候甚至抛弃个人的利益。在他当二连连长的时候,不管营里有什么事情交给他时,他不吭不讲不折不扣的去完成。他在具体工作上善于认真总结过去的教训,在做士兵思想工作时候有着很多的方法,战士们非常相信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给战士们灌输活的灵魂。由于他有过硬的军事技术,他选择了军事科目做为自己在工作中的重点。“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他在当战士的时候,只要是军事科目掉到别人后面,晚上就睡不好;如果军事科目没有考好,就会几天不吃饭。他有自己的办法,就是在课余时间多操练,如果单双杠规定动作达不到标准和要求,他夜里也会偷着跑出去练,不达到标准誓不罢休;如果射击的动作要领忘记了,他就会记到本子上,有了时间他就那出来看,他是一个非常讲政治讲工作方法的好营长。所以,他从战士到当副班长也动了不少脑筋;肯动脑子的人,反正不管怎样就是要比别人强,战友们在整理被子,有时候时间晚了,团里的开饭号响过了,他以最快的速度整出最正最方的被子来。一是他注意旁人的一举一动的好战士;二是他有着超过常人的注意力,这就是好战士的素质,他当副班长是当之无愧的。从来部队响当当做一名战士是他内心里愿望的,现在他提拔了副班长,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已经做了一个小官了,也就是要会管理其他战士。可是,他就是觉得自己做得还不还不够,在一起来当兵的同乡对他说:“你来军营捞了个小官,咱哥儿们可比不了啊!”他就会说:“我就是个零,在大地上滚动,但那颗向前的心永远不变。”别的战友说:“你幻想无穷大,将来想当军委主席是吧?”他就与别人开玩笑的说:“我是零字,什么也不会去想。”我是世界上最小的一个裂子,反正有些战友能听的懂,有些战友就是不能领会,反正自己就是这样走的路。言下之意,他是一个非常谦逊的人。

果然有效,他在连里的政绩越来越好,在军事训练跑到所有连队的最前面。其实,他就是个小军事通,他自己讲在很小的时候,几个小朋友做游戏,即使是藏东西别人很难找到,别人藏东西他很快能找到,这就是他的灵气。在一起的战友有的说他能掌握军事过硬技术是天生的,有的说他有着那样的环境造就,他说自己并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能力,自己喜欢这样去做。他的战友们开玩笑的说,真是从妈肚里生下来,没有准儿就是一个小战士了。从小就喜欢与小朋友们玩,有时候他觉得有理由,可是争不过别人,他自己就十分生气。他是一个喜欢动手的人,帮助家里干活是他最高兴的事情。妈妈记得他最早知道“五、一”国际劳动节,说是劳动最光荣。所以,村子里的人都说他是好样的。后来,一直到高中毕业都是这样,考大学稍微差了一些,他依然选择了当兵。上天有眼脚下有路,没有考上大学他没有怪罪爸妈其他任何人,他那可年轻的心是从容的,去走属于自己的人生路。

他感到军营才是他施展才华的起点,就是他成功的基石。苦干是他选择的路,他自己只有一个信念,那怕化成了灰,也要好好地干好工作,这才是他的生命。他有时会招来一些麻烦,想的与做的就是不同,自从大学落榜后,他看到苍天似乎是黑的,但是他坚信每个人向往是光明的。他不是一个以自己为中心的人,如果不对的事情他就不想去做。战友们夸他是“顺风标”,他也会吹牛,说是有一次班里云南有个战士,看到他就是爱讲卫生,而且经常打扫。就对他说:“楼道后面脏垃圾比较多,你去把它扫干净。”有些看不起他做的事情,他回答说“滚你妈的蛋,你应该去干。”最后那小子乖乖的去了。后来,那个战士照他的样子干,现在还干得挺好的,听说他在军营里上了军校,大学毕业后又当了营长,特意从云南老家来部队看他,带来了很多家乡的特产。

陈营长哪里记得收人家的礼,营里的工作忙的不得了。有个别同志向上级打报告,说是营长收人家的礼品。他来不及管理这事情,就扑下身子在基层干工作。团长打电话问是怎么一回事,他告诉团长说是以前一个战友来看他了,顺便带了些东西,要不把他的云南特产全拿给。团长笑着说:“还是留给你自己吧,这些东西我多的是。”就这样团长回去了。临走的时候团长说:“你一定要干好工作,我还有很多事情与杨政委商量着呢!”陈营长看到团长远去的背影,心里想你还来管我。不过觉得团长还是非常关心他的,陈营长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一时不知道要抓什么工作好,陈营长彻底分析了营里面的形势,就是要进一步抓好军事训练。如果一名军人不能拿起抢杆子保卫自己的祖国,又怎么能保卫自己呢?到了战场上肯定是一名逃兵。他让通信员立即把三个连的连长叫到营部开会,讲这个月的军事训练一定要在全团拿第一名,营长把三个连长骂的狗血喷头。现在全营的军事训练掉队了,怎么团长跑到营长这里来找事。陈营长说:“这次我告诉你们,如果那个连队掉到全团所有的连队最后三名以下,就会撤去连长的职务,回到团里另有任用”,这是陈营长下达的死命令。三个连长火速回到了连队了,在工作安排上就是跟指导员有冲突,互相之间干起来,三个连长们管他妈的三七二十一,拉起部队就到野外训练。营里教导员知道这件事情后,就打电话询问训练场的情况,二连的连长向教导员汇报:“训练场的情况一切正常,请教导员放心,我们一定会抓紧军事训练的。”教导员对营长说:“团长说的进一步抓好军事训练的工作是对的。”

陈营长说:“在他们团里重要的是用镐和铁锹,如果战士们学会了构筑军事工事,那么这些战士就是合格的战士了,说不准将来能当将军呢!”陈营长的话里充满了肯定。作为一营的营长,他是尽最大力量的支持主管军事的团长工作的。如果有一天感到自己在军事训练掉队了,那他就感觉到全团没有命了,自己的性命就在瞬间消失了。怎样把军事训练抓好陈营长一直在研究考虑,他感觉到黄团长嘴上成天的说杨政委要求很多很高,军事训练一定不要偏离方向,不管怎样一定要以上级下发的大纲为准,如果偏离了部队就要出大问题。黄团长就找陈营长说军事训练要有深度广度,要拿出一流的真本领。陈营长当着黄团长面保证说:“团长,我一定会做好的,您放心吧!”可是,陈营长内心就是不放心。临走时,陈营长还亲自把黄团长送到了团部。他回到营部想了想,黄团长说的话是一件严肃的事情,自己要认真抓紧抓好。他要求不管怎样的情况军事训练要达到全军军事训练大纲的标准。各连可以采取灵活多种的办法,当连长的要把最好的经验传授给战士,连长要亲自冲倒第一线,走到战士们中间去,三个连队要做到互相取长补短,一定要那出当年红军战争年代杀鬼子的干劲,进一步搞好军事训练。轻武器射击训练连长要求在枪杆上吊上砖头,重装备训练一定要掌握好方向,而且在端抢时不能少于半个小时,如果完成不下来就不给饭吃,反正陈营长就是这么要求战士。

一连九班新战士薛文青与炊事班的副班长付开兵为一点小事干了起来,因为薛文清就是在射击一时还没有达到连里的标准,可是肚里又饿,炊事班副班长付开兵就是不给饭他吃,与付开兵顶撞了几句,薛文清操起炊事班的菜刀,就想砍杀炊事班副班长付开兵,好在当时被一排长王景山看到了,当场就批评了副班长付开兵,薛文清终于把菜刀放下了。原来,炊事班副班长付开兵因为工作太忙,没有理解好陈营长讲话的含义。一连连长知道这件事后,说是要给副班长付开兵记警告处分,后来这事转到陈营长耳朵里,教导员也知道了,在军人大会上点名批评了一连连长,在教导员的通融下,没有给炊事班副班长付开兵记警告处分。过了一个多月了,听陈营长说,炊事班付开兵调离了炊事班,下到三班保留副班长当兵去了。

云好查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云好查(yunhaocha.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云好查 yunhaocha.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2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