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秦罗敷
更新时间:2024-02-22 02:44:08

(一)

秦罗敷

西汉末年,王莽篡权,天下大乱,社稷危矣。华山脚下有个村庄,有家姓秦的小户,有个女儿叫罗敷,长得好看又善良。

正是一年养蚕的好时节,秦罗敷早早起来梳洗好,甩开辫子,耳朵上戴着像明月的珠环,上身是白花短袄,下着浅黄色罗裙,接着拜别父母,唤过佣工王可一拐一拐地背着大箩筐,和婢女小茹拿起挑枝钩,高高兴兴地去采桑。

秦绸看着女儿轻盈离去的身影:“她娘,光阴似箭啊,罗敷都十八了,该找个婆家,年前冯书生托人捎信来说考得功名,怎不见人回来?”秦夫人道:“我这宝贝女儿,生得出众,还孝顺,一定得找个好人家才行。”

秦绸说:“妇道人家懂什么叫好人家,好人家就是用不完的金银,使不完的仆役。想你嫁给我,也有两个丫鬟伺候,忙时请佣工,丰年不愁吃,贫年不愁穿,总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后来有了女儿,把个伶俐的小茹分给她使唤,哎,剩下桂香这个憨货迟早把我们气死,要不是她要的工钱少,我真想辞工。孝顺,哼,两年前,要不是我看的紧点,女儿就傻乎乎地跟着那个穷酸跑掉。也不知这冯智考上个什么官儿,回来可得好生伺候着,一旦女儿嫁与他,到时候我的身份也与众不同。”

秦夫人道:“好得意啊,不就是靠着祖传的几亩桑树林和优良的养蚕术,我是看中冯书生的人品,两年前哪知道他会有今日!”

秦绸面上一红:“你提这些做什?我当年为给他医伤,又不是没少搭银子进去。攀个富贵人家,也是替咱闺女着想。”

秦夫人嗫嚅:“医伤,他一身伤还不是因罗敷而起,要不是他路过桑树林,还有咱们女儿吗。”

秦绸说:“奸臣当道,盗贼四起才让罗敷和小茹在桑树林里碰上强人,还好冯书生肯站出来,又多亏后来的马壮士勇斗贼人,小茹赶回来叫上村里人,一起赶跑他们。马壮士真是一条好汉,一钱银子都不让我花。我一看这种人,就不肯安安稳稳过日子,容易招来是非,果然几天后,县令大人的差役就来寻人,差点受牵连。”

秦夫人道:“那帮坏人跑了,你也不报官。”

秦绸说:“头发长见识短,报官?有个屁用,打场官司,谁银子多谁就赢。没银子怎么报官。当日,马壮士说:‘花银子,报官也没用。’是对的,去年,村里来几个强盗打家劫舍,亭长上报,等东西被抢走,强盗回山,大肚子县令才带几个兵姗姗而来。大肚子县令不耐烦民众的哭求,又带人上山,搞得鸟飞兔跳的,未到日落时分就得意洋洋的跑下山召集村民说:‘各位乡亲父老,黄毛小贼等见到本太爷的大旗望风而逃,汝等尽可高枕无忧。’细眉眼师爷眨巴眨巴着示意亭长要咱村里设宴款待,可恶,真没少花我银子。后来听说,大肚子县令到山脚下,战战兢兢不敢上,细眉眼师爷出个好主意,找人举面大旗提个破锣,上山又敲又喊:‘太爷来巡山啰……小鬼闪一边啰…..’这也叫抓贼。”

秦夫人问:“这你也知道。”

秦绸小声说:“那天恰巧猎户王二哥几个人在山上狩猎,听到鼓噪,他们过去凑热闹,养尊处优的县令没见过猎户打猎时的凶恶装束,还以为是强盗,被吓得跑下山,奇怪的是强盗真的不见了。反正女儿也没事,何苦浪费银子养那帮大爷。”

秦夫人道:“说来说去,还是舍不得你的银子,我还不明白你的心思么,只要不花你的银子的人就是好人,只要花你的银子就不是好人。平时那么怕事,县令大人走后的几个晚上,你都敢在梦呓时骂他是狗官。”

秦绸作色道:“这是什么话,要说话我银子最多的人,就你和女儿,我还不是毫无怨言。桂香,快给老爷夫人上杯参茶。”

秦夫人说:“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提起王可,也是个伤心人,被贪官打瘸腿,背井离乡至此,好像也没家人。自从到家里帮工以来,我们轻松不少,老爷,给他工钱吧。”

秦绸怫然不悦:“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桂香……桂香,你耳聋了,快给老爷夫人上杯参茶,再不来上茶,就把那只老母鸡给宰了。把工钱给那个老粗,你我有参茶喝吗,喝西北风去吧。他当年流落至此,说好了,给口饭吃,有个遮风避雨处就好,不要工钱。要不是罗敷坚持留他,长得连鬼都怕,谁肯收留他?”秦绸低下头,心中难免闪过一丝惭色。

一个胖乎乎的中年丫头这才“哎”的应一声,懒懒地端着两杯参茶过来。

秦夫人没碰参茶:“他有手有脚,一身的力气,你收留之前,也活得好好的……”

秦绸不耐烦地打断:“你罗唣什么,这些下人仗着你们嚣张得很,小茹跟着女儿学会顶嘴,桂香对老母鸡比对我还勤快,王可的眼里只有女儿没有我,别以为我不晓得,你和女儿老是背着我帮贴下人,再让我发现,我就把他赶出去。咱们看看今年的春蚕怎么样了,这些蚕宝宝要得到婴儿一样的照顾,他们才会给我吐出白花花的银子,这些小祖宗可是我们的衣食父母。”

秦绸带着夫人和婢女去了蚕室。

(二)

秦罗敷带着小茹和王可步入桑树林,春日初升,一片红光洒在青青的桑叶上,照得叶上的水珠闪闪发亮,有风吹来,层层叠叠的桑叶“窸窸窣窣”地动起来,露出一颗颗紫红色的桑葚。秦罗敷用挑枝钩拉下几根桑枝,采了一把湿湿的桑葚,分给小茹和王可。

小茹接过桑葚,全塞到嘴里去,嘟啷着说:“就夫人和小姐对我最好,老爷的那点工钱,我可不留恋。”

秦罗敷笑着骂道:“死丫头,要做好姐妹,就不许说我爹坏话,他是小气点,但毕竟是我爹。”

小茹吃完桑葚,吐吐舌头:“不敢了。”

王可拣一颗桑葚,放到嘴里,眼睛却一直没离开秦罗敷俏丽的背影,这个女子非但漂亮忠贞,还不以貌取人,记得初次见面是她被一群流寇围着,自己挺身相救,事后问他可愿跟自己走,她说已和冯书生私定终生,从此什么富家子弟来求亲,过得秦绸一关,无奈秦罗敷始终不允。再次见面时,秦罗敷虽识不出他是谁,也不嫌他丑陋吓人和腿瘸。其后,王可就留在秦家被秦绸当做牛马,只因为身负使命,并且眷恋着秦罗敷的好。

小茹正和秦罗敷说笑,瞥见王可呆呆的眼神,砸了一颗桑葚到王可脸上:“哎,不准你这么色迷迷地盯着本姑娘看,本姑娘可不会嫁给你这个丑八怪的。”

王可没想到小茹误会:“小茹姐,误会了,我没有。”

小茹过来绕着他转两圈,瞧得王可怪不好意思的,指着他的鼻子说:“不敢,没看上我,难道你在看小姐不成,别想癞蛤蟆吃天鹅肉啊。小姐名花有主的,连高大威猛的马大哥都不能让她变心,何况你。”

秦罗敷见小茹拿自己和王可开玩笑,追过来厮打:“死丫头,王大哥是个老实人,他对我一向很好,不要拿他取笑。再说你嫁给他,有什么不好,他能吃苦,会疼人。”

小茹撅着嘴说:“咦……我才不要呢。”

秦罗敷扯扯她的脸皮:“啊,我知道了,你还惦念着马大哥。”

小茹垂头忸怩:“说什么啊……马大哥对小姐才一见钟情。”突然看见王可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喝道:“还看。”

王可别过头去,秦罗敷制止:“小茹,这么凶干嘛,王大哥,别生气啊。”王可说:“没关系的,小茹玩笑开惯了的。”

小茹却说:“那天赶走流寇后,马大哥和冯书生都被奉为大英雄。可惜两个人的样子截然相反,冯书生在病床上呻吟,马大哥豪气干云地跟乡亲们举杯庆贺,你留在家里照顾冯书生,要不然就轮不到我为马大哥倒酒,小姐,你不知道,我当时心跳得好厉害。”

秦罗敷说:“知道啦,现在还跳得厉害呢。”

小茹说:“小姐别取笑我,你真是胆大,竟然就在照顾冯书生的当晚跟他私定终生,把那对治好你阴虚火旺症的神奇双鱼佩,给了他一半,抛开你对她的情意不提,玉佩也是宝物啊,可是华山太虚观的老神仙见你面相好,才赐予你的。也不知道冯书生,对你说些什么情话,让你鬼迷心窍的,竟然还想私奔,差点成功。”

秦罗敷说:“他只是在月下床前,跟我说他的抱负。”

小茹不耐烦地说:“我知道,小姐,少有鸿鹄志,练成摩云翅。只待大风起,蟾宫折桂枝。你常念的。我不信,没有其他的?”

秦罗敷有些羞涩:“还有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小茹穷追猛打:“没了?”

秦罗敷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小茹说:“一个英俊少年在月光下对我吟诗,我也会怦然心动的。可是就凭这些,还不至于私定终生吧。”

秦罗敷说:“他说第一眼见到我就决定非我不娶,他说愿与我牵手到天荒地老。何况,他对我们有救命之恩。”

小茹一脸如痴如醉:“额,海誓山盟,我受不了了,难怪你肯跟他私奔?”

秦罗敷玉面含羞,不禁朝东边望去,那边的田间和路上都热闹起来,可是没有一个是她要等的人。王可听她这么一说,心下一酸。

小茹偷偷地对旁边的王可说:“小姐肯定在想,都两年了,冯郎怎么还不见回来。说真的,我倒有些担心,这块双鱼佩是华山太虚观一位老道士相赠,老爷和夫人因为小姐身患奇症,怪热缠身,就带小姐去白云观还愿。老道士撞见小姐,定论面相不凡,得知情况后,以双鱼佩相赠并附四句话:缘来是它,缘去是它,缘来缘去,凭心向谁。双鱼佩使小姐愈发康健,后面,你也知道,因玉佩跟冯书生结下一段情缘。可去年冯书生寄信只说高中,不提亲事,我怕,他受老爷那多奚落,是不肯回来,只是不点破。我还是比较喜欢马大哥的直爽,他要是肯像对小姐那样对我说:‘我喜欢你,我愿意保护你一生一世,你肯跟我走吗?’我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小姐伤他的心,我真想安慰他,可恶的他悄然离开了。”

王可心下一酸,无意应道:“不会吧。”他一向都关注秦罗敷的一颦一笑,更何况她天天都这样发一会儿呆。

小茹有些不满:“你什么意思啊,是冯书生不会放弃小姐,还是我不会追随马大哥啊。”王可还在想,他又怎会不懂,那个就是秦罗敷送冯智赴京赶考的方向,他们临别时约好,非伊不嫁,非伊不娶。

秦罗敷没听见他们的切切私语,想起两年前的桑林往事。

(三)

当日大早,秦罗敷照常带着小茹在桑树林里采桑,尚无路人,尚无农夫,没想到“豁”地窜出几个衣衫褴褛、面带血污的恶汉,满脸短须的为首者坏笑:“好俊的小娘子啊,哥儿几个可是很久没开荤,小娘子,你是自己脱,还是让哥儿几个替你脱呢?”

小茹张开手挡着:“流氓,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还有没有王法?”

为首者向小茹的胸前伸出血渍大手:“小丫头,不要心急,让我们先跟你家小姐快活,再来伺候你,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啊?”其余的恶汉挥拳响应,一个麻子脸流着口水:“大哥,你们只管去伺候小姐,这个丫头就留给我吧,嘿嘿。”

小茹双手抱胸,立马闪到秦罗敷身后,伸出脑袋:“好恶心,小姐我们怎么办呐?”

秦罗敷提起挑枝钩,横在胸前,惴惴不安:“你们……你们这些恶贼,不要过来,否则,我不会客气。”

为首者向自己竖着拇指说:“你要怎么不客气法,让大爷们瞧瞧,你越不客气,俺可是越喜欢呐,哈哈……”

“住嘴,满口污言秽语。”沿着秦罗敷和小茹回头的方向,一颗大桑树后面转出一个头戴方巾的书生,身上的青衫洗得都快褪成白色,走到秦罗敷和恶汉中间。小茹看得有些呆了,村子里从来没见过如此英俊的年轻男子。秦罗敷乍见来者满身正气,心下稍安,可看是个瘦弱书生,手心又开始渗冷汗。

果然,为首者先是一愣,继而环视一眼四围,发现无人,再将书生上上下下打量一遍,不禁哈哈大笑:“就凭你?”余者也是捧腹大笑。

书生长揖道:“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子又曰:勇而无礼则乱…….”

为首者喝住:“穷酸,别跟老子子曰子曰的,老子不懂。老子只问一句,你让还是不让?让的话,这两个娘儿们也让你尝尝,比你寒窗苦读可要快活多;不让的话,老子要打得你跪地求饶。”小茹趴在秦罗敷的肩膀小声说:“小姐,要不是情况凶险,呆头书生真要叫我笑出来。”秦罗敷耸耸肩膀止住小茹:“他是出来帮我们的。”

书生气的脸色发白:“在下虽仅一人,但也邪不压正,誓将周旋到底。”秦罗敷听他一番义正言辞,眼露赞许之色,心想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一个好男儿。小茹感到秦罗敷的脸在发烫,戏说:“小姐,你看上他了,都什么时候啊,胡思乱想。”秦罗敷的脸更红:“哪有,我是不忍心这位公子为我们吃大亏。”小茹说:“还说没有。”

为首者狞笑:“想英雄救美,老子成全你。”说着,他飞起一脚踢在书生的腹部,只待书生“啊”的一声弯下腰,提起大拳头打在书生背上。书生扑倒在地,气血上涌,“哇”地吐出一口鲜血。为首者随即一脚踏在书生背上,任凭书生如何挣扎,都动弹不得。

秦罗敷心下一急,想过去帮忙,被小茹扯住:“小姐,你去也不顶用。”秦罗敷说:“小茹,快回村子报信。”小茹点头离开,被麻子脸拦回来。

为首者说:“臭小子,老子说过要你跪地求饶的,现在只要你肯,老子就放你一条生路。”书生挣扎着说:“七尺男儿,上跪天子,下跪父母,要我跪,恐怕你受不起。”为首者一听大怒,脚上加把劲:“臭小子,还敢嘴硬,老二,拿刀来,老子一刀砍死你。”麻子脸递过一柄大刀。书生口含血泪:“杀了我,你也逃不脱王法。”

秦罗敷惊呼一声:“不要。”

为首者回头满脸淫笑道:“不要,好,老子看在小娘子的份上,或可饶他一命,只要小娘子现在自己把衣服脱光,嘿嘿。”

小茹一听,急了:“无耻下流,小姐,不要。”

为首者将刀指到书生脖子上说:“脱是不脱?”秦罗敷咬着牙说:“好,我脱。”一群流寇哈哈大笑,全都擦亮眼睛看着秦罗敷。书生偏过脑袋,努力地说:“姑娘,不要啊,区区贱命,不值得。”小茹连忙阻止。

秦罗敷说:“公子肯为一名陌生女子舍身而出,这份高义,无以为报,尚不知公子姓甚名谁?”书生含着泪道:“在下姓……冯名……智……”

秦罗敷一边说:“冯公子,多谢你。”一边解开自己的短袄,初长成的丰乳像一对活脱脱的白兔从袄子里跳出来,引得一阵惊呼。短袄里面是一件白色长衣,麻子脸透过白衣看到秦罗敷里面的大红亵衣若隐若现,馋得口水直流,连为首者都看不过眼,喝他抹掉口水,余者正在鼓劲:“脱,脱,脱……”

“一群乌合之众,胆敢在此兴风作浪?”这一声如平地起炸雷,直把众人吓一大跳。声音从匪寇的背后传来,秦罗敷和小茹看到一条麻格赭色衣的大汉绰一支红缨长枪走进桑树林。流寇转头一看,吓一大跳:“逆贼,是你。”

那人站定,立在秦罗敷前,将枪往地上一顿,枪尾没入土里一尺,冷笑:“梁赞,你说我是逆贼,你战败沙场,四处流窜,还敢在此欺负良善,这等行径猪狗不如,识趣的话,就赶快给我滚。”那群流寇见他也是单枪匹马,梁赞道:“马援,这里可不是战场,你没有兵卒,再会领兵打仗也无用,应该识趣的人是你。”麻子脸唾沫横飞:“大哥,跟他罗嗦什么,昆阳一役,我们不少兄弟都折在他手上,这笔败仗一并清算。”

马援豪气顿生走过来道:“好,既然被我撞上,就好好收拾你们。”马援拔起长枪,飞起身来挟枪直刺,梁赞一脚踢过冯书生,提刀撩开长枪,后退。

马援扶起滚过来的书生,转过身对秦罗敷说:“姑娘,扶这位先生到旁休息。”秦罗敷穿上短袄道:“多谢义士相助。”

秦罗敷扶过冯智。

那厢梁赞一矮身,裹着刀光滚过来,“叮叮当当”的一片响声,马援的长枪抖出几颗枪花斜着刺入梁赞的大刀光中。秦罗敷说:“马大哥固然勇猛,只怕双拳难敌四手,小茹,趁没人注意,快回去报信。”小茹才跑开几步,麻子脸追过去,马援猛地掣起长枪退下数步,借助退势,将枪往后一送,飞出的枪柄不偏不倚地砸在麻子脸后背,麻子脸遭受重击,一个踉跄站不稳,甩个狗吃屎,众贼吓得不敢上前拦阻,秦罗敷掩口大笑,小茹也带着笑声离去。梁赞青筋毕露,趁机扬刀砍过来,马援接过弹回的长枪,直捣梁赞心窝。梁赞沉刀下砍,借力斜跃,向前一个翻身,夹刀剁向梁赞的脖颈。秦罗敷见凶多吉少,吓得闭上眼,贼众喝彩,正是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强势已去险却生。马援急中生智,抛下长枪攒进拳头,弓步向前一滑,身形一矮,挥拳斜出一招“后羿射日”打向梁赞的胸前,梁赞的杀招化为乌有,又门户大开,避无可避。“嘭”的一声,梁赞结结实实地挨上一拳,身子飞落在三尺开外的地上。梁赞胸口一甜,“哇”地喷出大口鲜血,虽然胸骨断折两根,但见马援兵器不在手,忍着痛想再杀回去。马援凝神戒备。

“大伙儿们,快来。”小茹带着一帮乡民赶过来,有的扛着大锄头,有的拿着杀猪刀,有的握着捣衣棒。

梁赞抹掉口中鲜血说:“哼,好汉不吃眼前亏,马援,咱们后会有期,兄弟们,撤。”一干人作鸟兽散。

(四)

日头渐近晌午,秦罗敷和小茹仰着头挑桑叶,脸上带汗的秦罗敷更增妩媚,王可背着箩筐接桑叶。桑林周围的田间,农夫累了,扶着锄头休息,还不忘望向采桑的秦罗敷。过路的少年脱下帽子,只是想将秦罗敷看的清楚一点,路边树下的货郎也被秦罗敷的美貌迷得放下担子。

小茹的头仰的有些酸,低头看到那么多人瞅着这边,对秦罗敷说:“小姐,好多人在看我们哎,真是无礼。”

王可暗自好笑,小茹姐真是自作多情,大家分明是在看秦罗敷,她站在一起沾光而已。

秦罗敷边挑拣桑叶边说:“乡民们要看,只管让他们看好啦,我们又不是见不得人。他们不掩饰,总比那些瓜田李下的伪君子强许多。”

话才说完,五匹高头马拉着一辆华丽的马车从南方飞驰而来,后面跟着数骑差役。小茹连忙扯扯秦罗敷的衣袖:“小姐,有官车过来,不知道会不会是冯书生。”

秦罗敷呵斥:“小茹,不要偷懒。要是真的是冯郎,他自会停车去我家拜见的。”

车窗里探出一颗风流文士的脑袋,他望见农夫不锄田,少年拿着帽,货郎放下担,齐齐看着采桑姑,暗自好笑:这些乡野村夫真是少见识,一个采桑女能把他们迷成这样,想本太守在京城,一群温香软玉,无非逢场作戏,毫不留恋。华山、桑树林,太守拍一下脑袋,哎呀,差点忘了,两年前在这里的一片桑树林,碰到一群流寇调戏一个女子,那时候真是太傻太年轻,读书人何必跟野蛮之辈较劲,所幸是受些皮肉之苦,能逢凶化吉。倒也不是一无所获,养伤期间,他还花言巧语,哄得那女子要跟他私奔,可惜一家养蚕的瞧不起人,现在他们要给本大人提鞋都不配,年前榜上提名时,我寄封信给他们,想必他们肠子都悔青了。

太守自言自语道:“咦,这两年,烟花柳巷去得多了,那女子叫什么,倒忘却,”

没料想正得意自己的风流之事,马却停下,太守打开门帘就看傻眼:侧影婀娜,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美得生机勃发,跟城里的胭脂水粉全然不同。太守目及背桑叶的汉子,面皮黄一块白一块,外加一条刀疤,甚是凶恶,不禁皱皱眉头:“一朵鲜花旁边总是有一堆牛粪,还是个瘸子。”

太守招招手,赶车的青衣小厮凑过来,太守附在小厮耳边说几句话,小厮放下缰绳,朝林子招手。

小茹见马车停住:“有官车停住,莫非真的是冯书生?小姐,大喜啊。”秦罗敷虽没回头看,但还是心头一甜。

却听青衣小厮趾高气扬地朝着秦罗敷喊话:“喂,采桑的小娘子,敢问贵庚几何啊?”

秦罗敷很不悦,小茹答道:“我家小姐年方二八。”

秦罗敷还是自顾着右手用挑枝钩拉下肥嫩的桑叶,左手采下来,抛到王可抱着的箩筐里,暗想:王大哥真好,合适的时候,给他找个合适的女人。

青衣小厮说:“喂,小娘子,何苦采桑叶啊,我家太守在此,他说只要你肯丢下这桑叶箩筐,他便保你一生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王可有些愤怒,想上前教训来人,被秦罗敷一把拉住:“田间路边,乡民众多,他们不会乱来,我自来应付。”

秦罗敷转过身:“大人,多谢!我是有夫之妇,要叫大人失望。”

太守命小厮传话:“无妨,你大可叫你丈夫写封休书,我不会嫌弃的,我还可以给他十两银子,让他再找两个都没问题。”

秦罗敷望着太守的冠盖很恼怒:“我家良人是个威武的将军,你看,东方华山脚下的有他的兵营,他卓尔不群,很好认,骑着白龙马,腰悬价值连城的鹿卢剑,领着兵士操练。他呀,十五岁就是府中小吏,弱冠之时是朝中大夫,而立之年现已是将军,面部白皙,三缕黑须,步伐矫健,堂上数千客人都夸他!”

太守探出头来,面含惭色:“未知小娘子的良人尊姓大名,以后也好拜会。”

秦罗敷觉得眼前人似曾相识,道:“我家良人姓冯名智。”

青衣小厮听了,嚷道:“大胆,敢直呼我家大人的名……”

太守低咳几声,青衣小厮立马打住话头。

太守说:“敢问,小娘子可是姓秦,芳名罗敷。”

秦罗敷道:“正是,素不相识,从何得知?”太守不答,将头缩回车子。

小厮再转过去等太守吩咐完,才说:“秦小姐,不必理会,后会有期。”说完,小厮提起缰绳,驱动马车离去。

小茹见太守灰溜溜地走掉:“这太守倒识趣得紧吗,奇怪的是他怎会认识小姐,还说什么后会有期。”秦罗敷未现喜色,因为太守的马车没有顺着路走,而是转向村子里。

(五)

“小姐,老爷着我请你回家。”桂香提着一罐茶水,走入桑树林。

“桂香姐,今儿来得甚早啊。”王可抹了一把汗,接过一碗茶问道。

桂香骄傲地说:“吓,你不知道吧,家里来贵人了,是个大官呢,家里忙不过来。老爷夫人让我喊小姐、小茹和王大哥回去帮忙。”说着还一脸坏笑地看着秦罗敷:“尤其是小姐。”

小茹:“神气什么,桂香姐,我们今天也见着大官了,大官还被小姐奚落一顿。”桂香倒有些诧异:“是么?小姐真厉害。”

秦罗敷问道:“桂香,别卖关子,家里有什么客人?”

桂香笑道:“总之,你回去就知道啦。”

一行人缓步到家,院子里坐着很多差役,厅中只见二老围着一个衣着鲜丽的福态秀士团团转,秦罗敷暗想,什么人让爹娘如此上心,连自己都没被这么宠过。

桂香冲着厅里的秀士满脸堆笑,可是转眼看到院子里的血淋淋的鸡毛,发疯似地冲进屋喊:“我的鸡,我的鸡,谁杀了我的鸡。”

秦绸说:“桂香,怎么在太守面前如此无礼,你方才出门时,不是还说有缘见太守这么大的官,真是福分。家里的菜肴不够招待贵客,我请王二叔把老母鸡鸡杀了招待太守大人。”

桂香哭着说:“我不管什么太守大人,我只要我的鸡,呜呜……还我鸡,还我鸡。”

秀士一听,怒道:“刁妇,用你的鸡招待本太守是你福分,竟敢哭闹,来人,给我拖出去。”几条大汉立即应声进屋把桂香架出去。秦罗敷平时与桂香不算亲近,但现在还是想为桂香说两句。

秦绸正嘟囔:“要不是老母鸡会生蛋,早把它宰了。”见女儿回来,一把拉到秀士面前,秦绸说:“桂香这不识好歹的丫头,小老儿一定赶她走。小女回来了,自从你走后她可是茶饭不思啊。”秦罗敷觉得眼前人很熟悉又很陌生:“爹爹,你说什么呀。”瞥见秀士座后的青衣小厮,秦罗敷惊道:“莫非你是方才路过桑树林的太守。”

秀士颔首赞许:“两年不见,冰雪聪明依旧,敷妹,你不记得我啦。”

好熟悉的声音和称呼,秦罗敷不知梦了多少个日夜,但是眼前的身影跟梦里截然不同,梦里人一身青衫磊落,眉宇间英姿勃发,眼前人身材微胖,精神萎顿,官架子十足。

又一声叫唤“敷妹,你怎么了?”让秦罗敷清醒,他的确是冯智。

秦罗敷应承道:“冯大哥,我怎会忘呢。”

冯智说:“冯大哥,敷妹,你变漂亮了,也变生分了,两年前,你可不是这样叫我的。”

秦绸道:“小女一时不适应,大人勿怪。”

冯智说:“嘻嘻,秦世伯,不必惊慌,我跟敷妹开玩笑呢,这样一个美人,我怎忍心见怪。”

要是当年那个书生说这番话,肯定让人很受用,现在秦罗敷有点犯恶心。

秦罗敷道:“冯大哥,来家中拜会,不知所为何事?”

冯智不悦:“敷妹,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吗?”说完,向秦绸使个眼色。

秦绸怪道:“傻丫头,冯大人肯屈就寒舍,使咱们蓬荜生辉啊。你不记得啊,当年你跟冯大人私定终生,其实何必私定终生呢,我早看出冯大人龙凤之姿,早想把你许配给他,冯太守大驾,正是来跟你完婚。”说完,朝冯智“嘿嘿”赔笑。

秦罗敷脸色一变道:“不错,小女子是曾与一名姓冯名智的书生有白首之约,可是天下之大,叫冯智的人多如蝼蚁,我怎知你就是我要等的冯智,再说我要等的冯智,谦谦君子,冯太守自觉在桑树林是君子所为吗?冯大人,方才几声冯大哥似乎高攀了。”

冯智脸色煞白:“敷妹的利舌,在桑树林我见识过了,虽然我不是威风凛凛的将军,至少让你做个太守夫人,你该知足吧,废话就不多说。我此行是来践约的,有你相赠的玉佩为证,不怕你抵赖。”冯智手往怀里一探,脸色更白。

秦罗敷一瞧,猜他八九成是弄丢了,冷笑一声,只管看他怎么下台。

冯智找来小厮,小厮俯下身。冯智问:“来福,我那鱼形玉佩你可曾见过?”

青衣小厮说:“老爷,你忘了,有一次去艳花楼喝酒,身上的银子不够,你解下玉佩给王妈妈当酒钱。不过我背着你要了回来。”青衣小厮掏出玉佩,冯智在他头上敲一下:“狗奴才,说你有就行,前面那么多废话。”将玉佩抢过来。小厮摸摸被敲之处,退后。

冯智得意起身到秦罗敷面前,拿起玉佩:“敷妹,现在可是满意啊。”

秦罗敷眼带恨意,将嘴唇咬得发白,突然好像打定什么注意,从腰间的香囊里掏出一块一模一样的半边玉佩。冯智以为她愿意了,却听她说:“不错,冯智,我们曾在月下花前盟誓,非伊不嫁,非伊不娶,玉鱼佩各执一半,合璧之日便是你我结发之时。不过现在我后悔了。”冯智说:“莫非你想爽约?”秦罗敷道:“我虽是女儿之身,也懂得一诺千金。”冯智想想自己的风流债有些脸红,但是她不反悔,放心不少。

没料想,秦罗敷指着冯智肆无忌惮地笑起来,笑得眼泪都流出来:“哈……哈,你是冯智吗?”说着侧身猛地将玉佩掷向地面,余人尽皆傻眼,冯智气得说不出话:“你……”跌回凳子。

秦罗敷抹掉眼泪说:“玉碎了,现在我可以不嫁,也没有失信。”王可心中顿生钦佩,好一个聪明勇敢的女子。

秦绸回过神来立即就骂:“不识好歹的东西,你敢这么做,也没有用。婚姻之事,父母做主,我们承认你和冯太守的婚事。”

冯智再次起身向前喝止秦绸:“老东西,给我住嘴。”又指着王可,森然道:“敷妹,你不嫁我,难道嫁他不成?”

秦罗敷想王可虽然丑虽然瘸,心地却很好,决绝道:“嫁就嫁,嫁他也比嫁你好。”王可脸上一热。

冯智身子不住地颤抖道:“你好……很好,秦老头儿,这是你女儿咎由自取,须怨不得我。”

秦绸拉着冯智的袖子赔罪:“大人,你不要听他胡说,你才是他的如意郎君啊,姓王的,我马上赶他走。”

冯智说:“老不死的,别废话,马上给我张罗,晚上本太守要亲自给他们证婚。来福,咱们走。”说完,一甩袖子把秦绸弄个踉跄,带着一帮奴才离去。

秦绸望着一干人的背影,瘫软在地:“完了,完了。”

秦罗敷木头地站着。

桂香坐在院子的地上,呆呆地收集一堆鸡毛。突然院门边,探出一颗乞丐脑袋冲着王可眨眼睛,王可走出来,两人在门边说了一阵子,才见王可容光焕发地回院,仿佛换了个人似的,腿脚都灵便许多。桂香在想,小姐如此美貌娇艳,嫁给一个大老粗,真是捡个大便宜,无怪乎他神清气爽,还有乞丐亲朋来祝贺。

(六)

新婚之夜,稀稀疏疏地挂着几个灯笼,门窗上的“囍”字贴得歪歪斜斜,秦绸本来以为不会有很多人来道贺,没想到婚礼时院宾朋满座,秦绸一转念:“是了,他们都是来看我笑话的,那冯智婚礼之时一直冷笑不语,想必以后没好日子过了。”

秦夫人道:“还计较,真不中用,他们拜高堂时,你竟然昏倒。”

秦绸气鼓鼓地:“是你生个好女儿,我心里堵得慌,要不是一直忍着,他们一拜天地,我就已撑不住。”

秦夫人说:“老爷,算了,身子要紧,儿孙自有儿孙福,由的他们吧。”

秦绸说:“由得他们,除非我进棺材,早知今日,当初绝不收留王可做仆人。”秦夫人帮秦绸拉好被子,暗自叹气,一桩喜事办的像丧事一样。倒是客厅里一片觥筹交错,连一向看不起贫贱的亭长和大肚子县令也在向王可敬酒祝贺,王可满饮此杯说:“诸位,在下畅饮良多,急欲如厕,大家继续好吃好喝,我片刻便回。”亭长不屑地对大肚子县令说:“若非太守大人,要我等来庆贺拖住他,我才不来跟一个下人喝酒。”大肚子县令点点头,对旁边差役说:“你跟过去,别让他耍花招。”

王可出得客厅,奔向后院的新房,愈走愈急,后面追赶的人一个扑通,就不见人影,王可冷笑一声,吹了几声口哨,闪出一群黑影,凑到王可身前,密语一阵又散开,王可回到厅里继续跟大家喝酒。

小茹坐在新房的台阶上,对着身边的桂香说:“桂香姐,完了……”

桂香说:“完了,我的鸡。”

小茹说:“跟你说正事呢,如果冯书生不苦苦相逼,我宁愿代替小姐那头蠢牛拜堂,为什么拜堂的不是我,小姐房里好像有说话声,不对,新郎官还没进洞房,老爷夫人躲在自己屋里,新房里怎会有人,又有谁跟小姐说话呢,是我关心则乱,哎,小姐,完了……”

桂香说:“完了,我的鸡。”

小茹说:“鸡,鸡,鸡,小姐还比不上一只鸡?小姐的终生幸福,完了……”小茹转头看见桂香布满血丝的眼睛瞪着自己,突然桂香就扑过来,一双手掐住小茹的脖子:“完了,我的鸡。还我鸡,还我鸡,还我鸡。”小茹上气不接下气:“桂香……桂香姐……你疯了,我……我是小茹啊,你的鸡又不是我吃的,是那个混账冯书生。”桂香姐清醒一点:“小茹,对不起,我把你当成太守,对不起,那只老母鸡鸡对我真的很重要。”

小茹咳嗽两声:“为什么那只老母鸡很重要,我只知道鸡是你逃难带来的,平时你对它比老爷吩咐的事还上心。”

桂香姐看着天边遥远的星子,喃喃:“本来我不想说的,我本是兖州人氏,我跟我丈夫结婚时,捡到一只受伤的小鸡。我丈夫吃苦耐劳,我勤俭持家,我们的生活虽然比不上大富大贵之家,也还快乐自在,小鸡被我喂得肥肥壮壮的,长成一直大母鸡,很会下蛋,我生了三个孩子,多亏它会下蛋,要不然,我就奶不大三个孩子。好景不长,当地的官老爷太坏,百姓活不下去,就纷纷落草为寇,其中有一帮把眉毛弄成红色的人,被樊大王和徐大王领着劫富济贫,让官府很头痛。后来,朝廷派兵来镇压,刀枪不长眼睛,可不认得我们一家都是好人,村子里火光冲天,我犯血晕,等我醒来时,我丈夫和我的三个儿子都死了,就剩下一只老母鸡。我逃难过来,就带到这里,它是我唯一的亲人。”

小茹流着眼泪说:“桂香姐,太感人了,我以前总觉得你脾气臭,是误会你了,不要放心上啊。”

桂香说:“没关系,是我太死心眼,都怪太守那狗官……谁,干什么?”

小茹和桂香没料到,后面冲出几个蒙面黑衣人,把他们结结实实捆了起来。小茹尖声道:“你们是谁?”

为首者揭下面巾道:“让你知道也无妨。”小茹说:“冯智,是你,小姐不是按照你的意思嫁给丑八怪了吗?你还想怎样。”另一个揭下面巾的是来福说:“蠢货,我家老爷是吃素的吗?让王可跟秦姑娘拜堂,岂不是太便宜他,洞房自然还是该我家老爷入的。”小茹骂道:“冯智,你这个畜生,小姐,快跑。”来福将冯智和自己的面巾,塞到两人嘴里。冯智看到两人咬牙切齿的眼神说:“两个贱婢,不怕你叫嚷,整座大院都被我围起来,她就是插翅也难飞。等我先跟敷妹共赴巫山云雨,再来收拾你们。”冯智整整衣衫,就要推门进去,猛地回头看见来福勾着头跟在后面,打住他的头:“狗奴才,老爷我去洞房,你跟着干嘛,给我好好地在外面守着。”来福摸摸脑袋,退后。

新房一片漆黑,床上坐着一个人,盖着红盖头。冯智轻轻关上门,猫着腰走过去,一把抱住床上的人,笑嘻嘻地说:“敷妹,我的宝贝,哥哥疼你来了。”没想到,被抱着的人竟然不挣扎,冯智更开心:“你心里还是中意我,跟着个老粗有什么乐趣,只要你叫三声好郎君,我就带你远走高飞。”

突然,一股大力将冯智甩开,紧接着又是猛地一脚踢在冯智身上,直把冯智踢得横飞起来,撞破门去。

冯智摔在院里,挣扎着坐起嚷道:“不识好歹的臭娘们,奴才们给我上。”有几个人围上来,但是没人动,冯智说:“狗奴才,耳朵聋了。”还是没人动,冯智转眼一看,全是陌生的面孔,接着月光一看,自己的人全被捆成肉粽,挤在墙边角落,瑟瑟发抖,还有小茹和桂香两个丫头很神气地挥舞着捣衣棒和笤帚。

冯智再看向新房,一条大汉携着一个美人踏出房门。

冯智一看:“你是谁……”

“你不认得他,应该认得我吧!”一个高大威猛的人从前厅健步走过来,脸上有刀疤,没有黄白斑,像是王可,又不太像,后面一群汉子押着满脸惊慌的亭长和大肚子县令一群人。桂香看到汉子里面有一个,就是今天跟王可院门前私会的乞丐。

冯智一看:“你是马援。”

小茹的捣衣棒惊落在地:“马援大哥,怎会是你,你就是王可。”马援的脸不再是病夫模样,很强健,只是刀疤很明显,腿不瘸。小茹想到在他面前说出喜欢马援的心里话,脸红不已。

马援说:“不错,在下正是从前的马援,可是你绝非从前的冯智。我是太常偏将军刘秀麾下大将马援,曾经追随刘将军大战昆阳,一举击溃窃国贼王莽的百万大军,追击穷寇梁赞到华阴,在桑林遇上你们。后来,我追梁赞到深山,激战一百二十余回合,才将他斩杀于崖边,脸上也留下一条刀疤。回去开庆功宴的当晚,刘将军命我潜入华阴,为大军攻取长安,光复汉室做准备。自从昆阳战败,王莽的爪牙四处捕杀义士直臣,幸好我的脸上落下一条刀疤,再找山中避难的大夫薛鹊用草药将脸弄成病夫模样,装成瘸子,隐身于此,忙的时候帮秦家干活,闲的时候就吸纳山里的强盗和流民,在东边的深山里操练兵马,现在已是一只劲旅。今天下午,我收到消息,王匡、王凤两位将军奉更始帝之命,大败王莽布防在华阴、回溪一带的九虎将军,攻破长安,你的主子已死于乱军之中。我也收到太常偏将军的命令,要带我的劲旅赶往冀州会师。”

冯智越听越惊,突然一口气上不来,白眼翻动,口中冒出白沫,身体抽了两下,一动不动。

马援身边的一个落魄郎中薛鹊道:“我观察良久,此人大概近年纵欲过度,心思不正,身子外强中干,被将军的一席话给吓死了。”

马援说:“既是薛大夫所言,定然不假。”马援转身对秦罗敷说:“秦姑娘,我马援虽是个粗人,但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我们虽然拜了堂,如果你不愿意,我即刻写封休书,还你自由。”

秦罗敷指着挨着的大汉说:“孙裨将在新房已经跟我说过来龙去脉,我愿意。”

马援兴奋地拥抱起秦罗敷:“我娶媳妇了,刘将军,你听见没有。”秦罗敷从脸红到了脖子。

小茹看见秦罗敷一脸甜蜜的样子:“我不该嫌弃王大哥的,为什么拜堂的不是我?”

自此,罗敷姑娘嫁给王可,也就是伏波将军马援,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为了怀念这位美丽聪明的姑娘,当地人把罗敷生活过的一带地方叫罗敷镇,有风流雅士在罗浮镇赋诗《陌上桑》为颂:

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

罗敷善蚕桑,采桑城南隅;青丝为笼系,桂枝为笼钩。

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缃绮为下裙,紫绮为上襦。

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著帩头。

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怒怨,但坐观罗敷。

使君从南来,五马立踟蹰。使君遣吏往,问是谁家姝?

“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

“罗敷年几何?”

“二十尚不足,十五颇有余。”

使君谢罗敷:“宁可共载不?”

罗敷前致辞:“使君一何愚!

使君自有妇,罗敷自有夫。

东方千余骑,夫婿居上头。

何用识夫婿?白马从骊驹,青丝系马尾,黄金络马头,腰中鹿卢剑,可直千万余。

十五府小吏,二十朝大夫,三十侍中郎,四十专城居。

为人洁白皙,鬑鬑颇有须,盈盈公府步,冉冉府中趋。

坐中数千人,皆言夫婿殊。”

云好查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下一篇 : 18层地狱
云好查(yunhaocha.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云好查 yunhaocha.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2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