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17年时光
更新时间:2022-08-09 08:45:01

1

17年时光

第一次遇到童浩时,我19岁,在那所美丽的海滨城市里上大学。二年级,英语专业。在别人眼里,我狂妄、孤傲而冷艳,每日旁若无人地穿梭于大阶梯教室、宿舍、餐厅,还有茶吧。

就是在那个茶吧里,我遇到那个叫童浩的男子,是他,改变了我对人生一些极偏执的态度,和对爱情的看法。

每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我都会独自坐在茶吧里品茶。那时,我为国外一家地理杂志做翻译工作。对方会把介绍各种名川大河、风土人情的资料或图片电传给我,由我负责把它们翻译成一篇篇精美的散文,而后转到国内的一家国际旅游社。酬劳足够负担得起买名贵的香水、化妆品和名牌时装的了,不过这种翻译工作并不太好做,因为你必须既要忠实于原材料,又要让它变为有灵性的,能够吸引人的旅游美文。我常被某个词某个句子搞得头疼欲裂,昏昏沉沉。这时候就喜欢跑到茶吧,提提神。

坐在安静的茶吧里,看着茶叶在古色古香的茶具里翻滚、沉浮,叶子慢慢舒展开。当杯中的液体变得清脆碧绿的时候,我会无端地微笑起来。

茶吧里大多是老人,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轻轻聊天,抑或听到一阵朗朗的笑声。这时茶吧会显得很有生气,却并不嘈杂。有时,也有些中年人,商谈约会,来去匆匆。至于像我这样的年轻女孩几乎没有,而男孩子就更没有了。

因此,当童浩走进茶吧时,我有些诧异。

我可以坐在这儿吗?他微笑着问,坐到我对面。

当然,你已经坐在那儿了。我面无表情地说。

他笑笑,并不在意我的冷漠,很宽容的样子。脸上的笑特别干净,我的心有一丝温暖。

很久没来茶吧坐坐了,他感慨着,用欣赏的眼神环顾一下四周,很雅致很幽静的地方,不是吗?

我不是一个健谈的人,长期以来,我用时尚的妆扮、孤傲的姿态来武装着自己。我从小就是个特敏感、特自卑的女孩子。别人一个眼神,我便会感到很受伤,心脆弱得很。

可是,那个午后,我一直微笑着听这个陌生的男孩子跟我聊天。我不知道他用什么打动了我,可能是他干干净净的笑,抑或是他真诚的眼神。

童浩告诉我他属于朝九晚五的上班一族,日资企业里的一个小职员。在日本文化下工作的人,从上到下无一不是认真严谨的人,甚至有些呆板。我暗暗如此揣摸。

离开茶吧的时候,童递给我一张名片,说希望常联系。而我只告诉他,我叫乔麦,一个大二的学生。

2

日子波澜不惊地行进着。

我照例每天抱着大摞书在阶梯教室和图书馆间奔波着。专业课程在渐渐加重着。国外杂志社的一篇篇稿子发过来,我依旧精心翻译着,不放过每一处把握不准的地方。我一直以来都崇尚完美,在任何事情上。

日子渐长,绿树芳草,暖意融融。晚春时节,空气中已有了夏天的影子。一年四季中,这是我最爱的辰光,没有春寒的料峭,亦没有夏日的灼热,有的只是空气的甜美和芬芳。

下午或黄昏的时候,照例去茶吧。时而会碰到童浩,坐在靠窗的位子上,第一次聊天认识的位子。一进店门,便会看到他向人微笑,招手。那时,人们已成为很好的朋友,慢慢熟悉起来。

有时他跟人讲公司里的趣闻,人际关系等等,更多的是童年的事情:和伙伴们在小河中游泳钓鱼;在外婆家后的山路上奔跑、捉蟋蟀;揪前排女同学的小辫子;气得女老师哭鼻子……十足的顽皮鬼。

他讲得精彩,我听着热闹。可心底常有一丝黯然。很是妒忌这样美好的童年。我童年的记忆是灰色的。那个男人在我3 岁时抛弃了我和妈妈,和一个艳俗的女子私奔他乡,据说后来去了大洋彼岸洋鬼子们呆的国家。妈妈得了严重的抑郁症,常常摔东西,抽打我。等清醒一些,看着伤痕累累,躲在墙角哭泣的我,又会把我紧紧抱在怀里,泪流满面地亲我。后来,舅舅把我接过去,送妈妈去了疗养院。我清楚地记得妈妈最后一次跟我说的话,小麦,去找他,替妈妈讨回公道。

童浩是个细心的男孩子,一次,他正眉飞色舞地讲着,见我默不作声,便停下来,担忧地看着我,乔麦,你知道吗?你外表看起来挺时尚,可是你的眼睛总是那样忧郁,你要试着快乐起来,你笑起来很好看的。一起去海边好不好?我点点头。

我和童浩倚着栏杆,听着大海远处的汽笛声。波涛汹涌着拍打着脚下的岩石,一个浪接一个浪涌过来。天色渐渐暗了,我把妈妈的事讲给他听,这些事情我从未给别人讲起过,从来都是沉埋在心底。我以为我会很冷静的,可是人说着说着就哭喊起来,童浩,童浩,你告诉我,为什么他抛弃我和妈妈?为什么?为什么?

童浩抱住浑身发抖的我,干净而温暖的手掌拭去我的泪,他满眼都是疼惜。乖,不哭,不哭,啊……他温柔地抱住我,下巴摩娑着我的头发。这样温暖而宽阔的胸怀,是我19年来所不曾有的。我不想离开,可是我听到自己在说,童浩,我要回学校了,我要学英语,不然,到了那个国家,我听不懂别人的话怎么办?迷了路怎么办?找不到他怎么替妈妈讨回公道?泪水又涌了出来。

童浩只是紧紧抱着我,一遍遍地说,你这个傻丫头,你这个傻丫头!都过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3

第二天清晨,我抱着讲义,匆匆走出宿舍楼。意外地,发现童浩站在对面大树下。我走过去,童浩看着我的眼睛,眼神坚定地对我说,乔麦,做我女朋友,让我来照顾你。

我望着面前这个男孩子,他的眼睛红红的,显然昨晚没睡好。这个面容清秀的男生,高高瘦瘦,并不魁梧,可他身上拥有我从未具有的东西——安全感。

童浩,我轻声说,谢谢你。可我肩上有担子,有未完成的事情。和我在一起,你会很累的。

乔麦,我一定会让你快乐起来的,真正的,无忧无虑的快乐,你肩上的担子,我们共同扛着。童浩说着,转身离去。

我望着童浩离去的背影,有些发呆。

随后的日子里,童浩下班后便来校园接我。我们去茶吧喝茶,海边散步。有时去爬附近的小山。童浩是个很容易把快乐感染到身旁的人,我渐渐变得快乐起来,那种快乐是真正从心底发出来的,阳光明媚的那种,微笑常会显现在我的脸上,而在以前这只是掩饰自己的一个工具而已。

常常在温柔的夜风中,我和童浩坐在沙滩上。我已经可以非常平静地听童浩讲起小时候的事了。童浩说得对,人不能总活在过去。Life will go on.

我以为这样的日子会持续下去。可是7月份的时候,童浩告诉我,公司要选派两名优秀的员工去日本,他是其中之一。乔麦,只要2年,我便会回来。你会等我的,对吗?童浩对我说。

日本女子可都是个个温柔漂亮,有机会不要错过哦!我飞快地看了他一眼。

乔麦,你这个小丫头,小心眼!童浩拥我入怀,轻轻咬我耳朵。我的怀抱只是你一个人的,等我回来!

我不说话,只是抱紧他的腰,拼命地点头。只是缠缠绵绵地吻他,热烈地吻他。直到透不过气,直到泪水纵横了满脸。

秋风乍起的时候,大铁鸟载着童浩去了日本。为什么快乐的时光这般短暂?为什么又是出国?我会不会重复妈妈的故事?我惊恐地想,望着飞机成为小银点,消逝在空中,我的心里早已滂沱成大雨。

4

落寞的日子一天又一天。没有了童浩的日子,我又回到了从前,上课、翻译材料、独自去茶吧或海边。不同的是,不再追求那些时尚的东西了。我穿牛仔裤、棉布衬衫。有时还去做家教,我让自己又忙碌又疲惫,我拼命地攒钱。我始终记得妈妈说过的话,我要去美国,找那个人。

童浩曾一遍遍叮嘱我,不要活在过去,恩怨让它随风而去!我当时答应了他,可我是个固执的人,我一定会问个明白。为妈妈,也是为了我自己。

一年过去了,大三暑假,就在我办了旅游签证,要去美国的时候,舅舅突然来到学校,神情特复杂地看着我,欲言又止,递过来一个大信封,对我说,喏,你爸爸来的信。

我疑惑地接过来,那是一封来自美国的信,厚厚的一沓。其中有些居然是英文的资料,我看到标题竟是“遗产分配及公证”。密密麻麻的英文一条又一条,我又向下翻了几页,那是几页手稿,汉语写的,有点歪歪斜斜的样子。上面写着:

小麦,我的女儿:

17年了,我在地球这端,背负着太多太多的罪过和遗憾,我不想让它们随我走进坟墓,在我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向你们忏悔。我不敢奢求你们的谅解,只希望灵魂能够安宁而已。

整整17年的时光,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你妈妈和你。如果时光能够倒流的话,我不会离开你们,哪怕漫漫终生在贫困或是在监狱中度过。可是,那也只是如果而已。

那时,我在化工厂做出纳,工资微薄。尽管如此,我很爱这个家。可你妈妈当时疑心很大,见不得我和别的女人说话,总是盘根问底。下班晚回一会家,便会吵个没完。我很压抑。生活中惟一的亮色就是你,小麦,你小时候很可爱,很乖。十几年过去了,每每闭上眼睛,都会浮现出你红扑扑苹果般的小脸蛋,又黑又亮的大眼。总是听到你在叫,爸爸,爸爸。尤其是近来,总是这样子,总感觉你就在附近。

当年,我在化工厂做出纳时,办公桌对面是厂子的会计。她比我大八岁,一个离婚的女子,很泼辣。我一直对她很敬畏。我从未想过自己的人生会和这样一个女子有什么纠缠。可是造化弄人啊!有一次,厂领导宴请大家,她就坐在我旁边。不知怎得,我喝醉了。更离奇的是,醒来后我发现自己居然在她家中。我很惊慌,胆怯地问她我有没有欺负她。她却火了,打了我一耳光,就哭了起来。可是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这只是她自编自演的一场戏而已。

后来,回到厂子以后,我总是很愧疚,不敢看她。她却没事人的样子,照常整理账务。那时,国家刚刚拨了一笔款子,是用来为化工厂更换设备的。她做了假账,迫使我开了单据,领走了钱。再后来,她软硬相迫,我狠心抛弃了你们,落荒而逃……

小麦,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我不想带着这些罪恶和遗憾走进坟墓。现在说出来心里轻松多了。

我的日子已经不多了,疾病在困扰着我,灵魂更是折磨着我。现在把这段往事告诉你,心里已是轻松多了。这15万美元留给你,或读书或做事,由你决定。我知道金钱代替不了17年没有父爱的日子,金钱更是无法安抚受伤的心灵,金钱也赎不了我的罪孽。但是,如果它能为你带去些便利,让你的生活舒适一些的话,我会好受些。

我想,我是永远回不来了,命运注定我将客死他乡,灵魂漂泊无依。人是不能犯错误的,否则你就要用一生的时间来偿还,或者一生都不够,永世永生!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走了。我的律师会把遗产公证邮寄给你。

对不起你的爸爸

看着这些信件,我心头一片茫然。十七年来,一直在支撑我努力生活、拼搏下去的的理由忽然没了,如同一个壮汉,为把面前的铜墙铁壁推翻,时刻苦练,当他认为有足够的力量打破它,挥拳过去时才发现,铜墙铁壁只是一种虚幻,一片棉絮而已。

我身体一阵发软,差点倒在地上。舅舅忙扶住我,拍拍我的肩膀。他叹了口气说,小麦,你一直是个坚强的孩子,勇敢些。

5

我没有去领取那15万美元,那是爸爸为以前犯下的错误而做出的赔偿。作为他的女儿,在看到他那封忏悔信时,心里便忽然没有了怨恨。生活总是在继续。童浩的话一遍遍地响起。忽然地,我特别想念他。想念他温柔的眼神和干干净净的笑容。

我打开我的E-mail,里面满满的是童浩的叮嘱和爱恋。我何其有幸,遇到这样一个男孩子。生活并没抛弃我,反而是这般眷顾我。长久以来盘踞在我心头的阴云散开了,生活充满了阳光。活着真是一件幸福而美好的事!

每天我开开心心去上课,做家教,翻译旅游美文。同学们惊诧于我的变化,问我何事这般开心,我笑而不答。更有意思的是,那家杂志社居然赞我文章风格变得比过去阳光了。

一年过去了,我到机场迎接从日本归来的童浩。我穿着棉布衬衫、碎花裙。我看到童浩眼睛一亮,跑过来拥抱我。在童浩的怀里我笑靥如花,我听到他问,丫头,两年不见你,竟变得如此明媚,鲜艳如花!

那只是因为两年前那朵青涩沉寂的小花,在经历了两年风霜雨露和阳光的洗礼才得已如此!我在心底默默地回答。

花开的样子,如此的沉寂而美丽!

云好查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以兰会友
云好查(yunhaocha.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云好查 yunhaocha.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2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