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更新时间:2022-08-15 19:58:44

朋友之间,一是相互欣赏,二是相互激活,三是彼此交流。因为哪怕一个再用功的人,也不能穷尽世界上所有的学问。再说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也无须人人成为饱学之士。一个人在某个方面的建树,取决于他能否打通、激活生命,释放自己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如能做到这样,就是真正的“成功人士”!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在近代史上,春晖中学的教工宿舍恐怕是最值得拿出来说的事情之一。春晖中学是浙江上虞乡下的一所中学。当年在该校校长经亨颐的努力下,才将一批优秀的文人聚集到这里,夏丏尊、朱自清、丰子恺、朱光潜、匡互生、王任叔(巴人)是任课老师,蔡元培、俞平伯、刘大白、叶圣陶、胡愈之、陈望道亦曾应邀来讲学,还有一代宗师李叔同、何香凝、张大千、黄宾虹、柳亚子也曾在这里小住。

春晖中学最值得一提的区域,要数后门的宿舍区,沿着白马湖边是一排粉墙黛瓦的房子,这里有李叔同的“晚晴山房”、朱自清的老屋、丰子恺的“小杨柳屋”、夏丏尊的“平屋”等。

由于当时一股灭佛逐僧的风气,让李叔同处于“云水萍踪,行无定所”的苦漂之中,这时候他的挚友夏丏尊、经亨颐和他的学生刘质平、丰子恺等人便募款集资在这里为他筑屋三间,取名“晚晴山房”,谱写了一段师友情的佳话。

丰子恺“小杨柳屋”里的一间小客厅,就是被朱自清称为“一颗骰子似的客厅”,是当年文艺沙龙的活动中心。正是在这间屋子里,丰子恺、夏丏尊、朱自清、朱光潜以及两刘(薰宇、叔琴)等人,相聚在一起,切磋“狂辩”,研讨文学。要是风和日丽,他们便在那棵杨柳树下,摆上一张八仙桌,炒一碗螺蛳什么的,喝点黄酒,边吃边谈文学与艺术,谈东洋与西洋,海阔天空,无所不谈。

其实这些文人,不但志同道合,他们之间还有亲戚关系,比如经亨颐与廖仲恺、何香凝是儿女亲家,夏丏尊和叶圣陶也是儿女亲家。朱光潜后来回忆白马湖这段往事时,曾这样描述:“这批布衣先生,每在课余获得闲暇的感觉,营造一种轻松的氛围,追求一种美丽的趣味。”事实上,正是他们有着共同的文学主张、相同的审美情趣,终于形成一个崭新的散文流派——“白马湖派”。

无独有偶,20世纪50年代,北京东城芳嘉园15号的四合院里,住着收藏家王世襄一家。据有心人回忆,这个院子里种满紫藤,竹篱笆上爬满牵牛花和癞葡萄。王世襄还用青石板做了一张桌子,配上几个瓷墩儿,夏天可以坐在院子里乘凉、喝茶、聊天。

没想到1956年,国家开始对私房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按人口计算,如果有多余的房子就要出租。当时房管局和居委会天天有人上门动员王世襄将房子出租,不然就要在他家办食堂或托儿所。试想一下,若是办成食堂,整日吵吵闹闹,四合院里就没有一天安静的日子了。无奈之下,王世襄只好找自己的朋友来住,比如画家黄苗子和郁风一家,比如创作《大闹天宫》的漫画家张光宇一家。

正是有这几位艺术家住在芳嘉园15号,这里就成了北京文艺圈人士的聚集地,像文博界的张珩、启功、朱家溍等几位老人常来。画家叶浅予、丁聪和人艺的演员吕恩也常往这儿跑。

20世纪60年代初的一个夏天,王世襄、黄苗子、张光宇三家联合请过一次客,屋里坐不下,就把桌凳放在院子里。王世襄把家里的大桌子全摆出来,一共坐了四桌,电影界、话剧界、美术界的人来了好多,可能有四十几个,比如导演谢添、张正宇、吴祖光和丁聪等,三家人分头做菜,然后端出来大家一起吃。但在那个年代,客人都自己带粮票——那会儿粮食都是限量供应,客人来了可以不给钱,但要交粮票。

在那个年代,尤其是“反右”之后,文艺圈的政治空气很紧张,然而正是这种民间友情,把这些人联系在一起,也正是这种“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激活,让这些人在艺术上都各有成就,并形成了一种特有的文艺氛围。

云好查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拥有平常心
下一篇 : 皮毛相依
云好查(yunhaocha.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云好查 yunhaocha.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2号-14